一个待定的天坑1。눈_눈

- F&F WARNING -

这篇文不是我的处女作,因为在三年前我的处女作就坑了。所以这篇文随时会毫无预兆的坑。学业为重啊妹子们!!!╮(╯▽╰)╭
(泥揍凯。)(╯°口°)╯︵┴─┴
没有肉,可能有雷。妹子们慎入。ヾ(●ω●)ノ
因为群里的同好们已经眼熟了我这个F&F的名字,(怪我一开始就没有改群名片,不过你们一上来就讨论我Q名我也不好意思中途改回去了。)我用围脖账号重新注册了一个和Q名差不多的id。
文中肯定会出现一些bug妹子们可以指出来我会改。
虽然标题都没想好感觉很不负责。但是既然是抱着必坑的决心,不负责只是一个很小的问题对叭。(。ゝω・。)ゞ
⊙▽⊙那么,嘿喂狗啦( ̄∇ ̄)ノ

- 正文 -

“Pasha?”Rachel疑惑的看着拽着她胳膊的小女孩。

那场叛乱已经结束了好几个月,她也在此救助了许多人。冷锋在叛乱结束后没同她一起回非洲,其实想想他们也有这么久没见面了啊。她收拾好桌上的医疗用具,今天的工作就算是暂时结束了。背起她的背包便任由Pasha拉着她向门口跑去。

“想我了吗?”门口的人张开双臂,一如几个月前一样的痞笑着。

“天呐!”Rachel看着眼前活生生的冷锋,愣了一秒以后立即飞扑过去给了他一个拥抱。

“天呐,”她重复到,“你回来了呀!”说完,她把脸埋进了冷锋的肩头。

…………

“所以说,龙小云还活着?”Rachel和冷锋坐在火堆前,一人拿着一瓶啤酒。“这是个多好的消息啊,恭喜你啊!”Rachel用自己的胳膊肘碰了碰冷锋的,然而后者显然一副提不起兴致的样子。

“是啊……她可能还活着。”冷锋给自己灌了一大口酒,眼神越发落寞起来。“但是Rachel,好多人都说,我们--我跟她,我们再也不可能回到以前那样了。就算我这次能把她带回来,我也无法像以前那样面对她了。”他抹了抹嘴角,捞起另一瓶酒对着嘴里又是一口,“而且她活着,我们俩,”他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Rachel,“我们之间也是不可能的了。”

Rachel沉默了,她不知道自己该做出什么反应,不知道她还能做出什么反应。她就这样一小口一小口的喝着啤酒,等待冷锋的下文。

良久,冷锋又灌进去一大口酒以后开了口:“其实她活着我比谁都开心,”他勾起嘴角,“最起码我又可以再见到她了,活的,会说话的那种。”

又是一阵沉默。在篝火火星四射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的间隙,冷锋终于捞过一瓶烈酒,仰头痛饮起来。“我这次来非洲是为了把她带回去。”

Rachel偏头看了看他。“把她带回去以后我可能就得归队了。指不定什么时候还能来非洲。”他掏了掏口袋,从里边掏出一颗被皮绳儿穿起来的带花纹的子弹。即使子弹的主人已经找到了,这颗子弹却仍固执的不愿从他的念想中离去,一如他那改变不了的执念。每一天他都在想象被这颗子弹击穿身体会是一种怎样的痛苦,甚至他无数次梦到过这颗子弹从那个雇佣兵手中的枪里飞出来,镶进他的身体里,又随着大量的血液和剧烈的呼吸,从他的伤口中滑落到地上。

…………

钱必达百无聊赖的趴在店门口的收银台上。他本来是不想回非洲的,但是中国的租金实在太贵了,生意也不及非洲的火爆,于是他转念一想,反正再发生点什么暴乱,照样往大使馆跑呗,难不成少了个当兵的他就会被暴徒打死么?笑话。何况在叛乱发生以前他都在非洲做了多久的太平生意了,总不可能几个月前的“大场面”天天来几回吧,这样就是那些雇佣兵也没多久就没人可以杀了啊。

他这么想着,店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他按照惯例抬了一下眼皮,等他看清楚进来的人之后便唰~一下坐直了身子--正是几个月前那位拽到不行的兵小爷。

“你小子这次是要来买什么?”钱必达的目光跟着他的身影转了转,“可以给你便宜那么一点儿。”

冷锋笑了笑,什么也没说,拿着几样国货放到收银台前,径自掏出和以前的价格一样多的纸币递给钱必达。“你这么不要命的回非洲,不还是因为非洲的钱好赚么。”

钱必达也不回应,接过钱点了点,从里边抽出几张递回去,“有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跟你说,”他看了一眼冷锋的脖子,“按理来说那个子弹项链你都没戴在脖子上了,我也没必要跟你提这个。不过我也不清楚你这回来非洲是不是跟这些个事情有关,我就还是说了罢,那个雇佣兵头子还活着,而且似乎没受什么重伤。”

冷锋愣了一下,无意间又接过了钱必达手上的票子,有些出神的把收银台上的东西塞进自己的背包里。要是放到几个月以前他是怎么都不会想到自己和这位奸商同志还能维持这么一会儿各自沉默的诡异的平衡,可能是因为这个气氛太怪了,冷锋还是打破了沉默:“谢谢啊,可能还真有点用。你知道那个佣兵头子在哪吗?”

钱必达看着他把背包从收银台上拎下去,又打算回到自己百无聊赖的懒散状态。“那个雇佣兵的代号是老爹,你要打听他就说打听Big daddy。我只知道他们从原来的基地撤离了,不清楚他们去了哪里。你自己多保重吧。”他冲冷锋点了点头,目送他离开店门。

…………

这十几天他都在各地的酒馆游荡,找一些当地人打听那个佣兵组织。几经辗转,他终于找到了眼前这个占地面积不小的双层建筑。到是挺像中国那些一个家族聚居的土房子,留一半房间囤点食物和水,放点武器,有外来入侵可以闭门不出好一会儿。不过考虑到里边住的是一群穷凶极恶的雇佣兵,这个“土房子”肯定跟中国的那些不能类比,指不定会藏进多少重型武器……冷锋意识里刚建立起来的一点点亲切感也随着后来的想法烟消云散了。

他深吸一口气,把背上的背包放到离自己有一段距离的地方,对着“土房子”大喊一声“喂--”

看着二楼的一排有色玻璃被移开一条缝隙,一排狙击枪从缝隙里申出来,枪口齐刷刷的对准了他的脑袋。

“什么人?”中间那个窗口的人用英语喊了一句。

冷锋举起双手,勾起嘴角痞笑了一下,尽量做出放松的样子。“我是来见Big daddy的。”

-TBC-

评论(9)
热度(83)

© Flash和Flesh怎么就能不同音了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