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待定的天坑2。눈_눈

诶呀居然二更了吔…… ●0● 
这一段的心理描写特别多,我都觉得老爹被我写得好矫情了。但是我的文笔不够好,所以没办法用三言两语写出出想要的效果,大家凑合着看吧。
有机会以后慢慢修改吧总之。
那么 ⊙▽⊙ 嘿喂狗啦( ̄∇ ̄)ノ
- 正文 -
“头儿,外面有个亚洲人说是来见你的。”当这个他不太熟悉的面孔进来报告的时候,代号老爹的雇佣兵头子正坐在自己的武器库里擦枪。

那次叛乱让他损失了很多优秀的雇佣兵,他自己的伤也养了一个多月,这一个多月不知道耽误了自己多少生意……他这些日子时常会后悔,后悔在那个人对着坦克炮口比中指的时候为什么没有开炮;后悔为什么不在被强制撤退前先给那个战狼补一枪;后悔为什么对着那卷监控录像,当着所有人的面说出那句“I want this son of bitch.”……

如果没有他的那句话,雅典娜一枪就可以让那家伙丧失行动能力;大熊也有那么多机会了结他的生命……但是因为他一句话,他的雇佣兵们都放弃了对那个人的要害扣动扳机,最终还因为给了那个人活下去的机会,他们全都葬身在了对方的子弹和炮火之下。

如果那个人没拍那段视频;如果那个人之后没回工厂去救剩下的人;如果从一开始就没让他带走那个小女孩……那么多的如果,每实现一个都能让事情发生惊人的逆转,哪怕只能实现最微小的一个,他都不至于失去那么多的同伴……

“头儿?”老爹在那个新雇佣兵的疑惑声中按了按自己的鼻梁,等他终于从刚刚的思绪里抽离出来才反应过来刚刚那个雇佣兵说了什么。

“冷锋……”他呢喃到。自从被这个人重创以后,他就不再以“leng”这么一个简单的音节来代替他。这几个月以来他无数次的念过这个名字,这是那个夺去了他佣兵团里不知多少鲜活生命的人的全名,他必须记住这个名字,记住那些曾经和他一起执行任务的同伴们。

“问问他的名字,如果他说叫冷锋,那就是来找我‘叙旧’的。”他拿起边上的一块儿布,擦去手上蹭到的油,“带他到一楼左边那个房间吧,就是‘灵堂’隔壁的那间。”

“冷……什么?”雇佣兵疑惑到。

“leng。这里的人一般叫他这个。”老爹用干净的手又蹭了一下自己的鼻梁,还好,没有油污。“如果不是他,那就直接问问有什么事吧,想加入我们的随便找两个人试探一下他的能力,不合格的打发走就行了。”

说完他就头也不回的走向洗手间,打算给自己洗把脸。

…………

他站在“灵堂”前等着冷锋被带过来。他其实也不太能确定那个亚洲人就是冷锋,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和别的亚洲人也无意间结了“私仇”。他记不清了,自己执行过这么多次任务,不管是直接还是间接收割走的生命如果真的要仔细去留意,可能也真的会压到自己喘不过气来。

其实在冷锋得知龙小云的死讯以后度过的时光应该是和自己这几个月的日子过得是一样一样的吧。这样一想他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儿,明明是对方让他的佣兵团伤亡惨重,他凭什么会产生自责的感觉呢……

他看着手下的人把那个人给带过来,他仿佛感觉到自己原本飘忽不定的思绪,一丝一丝的回到身体里,化作一种别扭的味道在他的胸口炸开了。这几个月的各种感觉都在看到这个人面孔以后翻涌起来,原本他以为已经静得犹如一潭死水的心此刻却堵得厉害。

有一种冲动在他的血液里滚动着,努力的撞击着他跳动的血管。现在就给那个人来一枪吧,就在陈列着雅典娜和大熊还有其他已故的雇佣兵们最心爱的武器的“灵堂”前,为那些枪械原本的主人报仇。

但是这些雇佣兵丧失性命的原因,不就是自己那个执念么,就是那个想让眼前这个人活着的执念。想要把他抓起来,想要逼着他背叛自己的身份,背叛自己的国家,背叛自己的信仰。如果不能招安他,那就让他成为这个佣兵团里每一个人的陪练,把他关起来,逼迫他去战斗,直到他无法再挥动自己的拳头,直到他失去他的利用价值……

老爹有有些出神了,在这短短的几十秒里,他的心率波动了好几次,他仿佛回到了几个月前,第一次见到这个人的感觉又在他心里流转了一次,那个时候“灵堂”里的枪械还少的可怜,他还是欧洲顶级的佣兵团的领头羊,他还以为像一个他这样子经历过岁月的洗礼的人是不会再经历任何大起大落的了……

…………

冷锋被人领过来后就看到站在门口径自出神的老爹。他摆摆手示意那个领他过来的雇佣兵可以撤了,随即看了看那两个房间。左边是个挺整齐的装备库,一排排的枪械摆放整齐,让人觉得这装备库的主人必须得是个强迫症。右边是个视野挺好的空房间,除了两张空桌子什么也没放。两张空的长桌一左一右靠着墙,冷锋估计可能是个跟隔壁一样的装备库,只是出于某种原因暂时空置了。

他看着老爹还杵在门口不知道在想什么,就自己走进了房间,把背包砸在其中一张桌子上,自己也起身坐了上去。他从背包里抽出一支水,不知道老爹这是在玩哪出。

“……所以,你还是回来了啊。”老爹回过神来的时候看到冷锋已经坐在桌子上喝水了,小兔崽子真没教养……他压了压自己的脾气,不知道自己又犯什么病,当初带过多少和这家伙一样欠揍的雇佣兵,对于这种行为早该见怪不怪了,有什么可气的……“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冷锋?”他挑了挑眉,走到冷锋坐的那张桌子前。

冷锋在听到自己名字的时候明显还是愣了一下,看起来老爹应该是对他挺惦记的,他硬是在自己这些日子一般没什么人叫的全名里听出了杀气,他不太清楚老爹这是个什么态度,眉目里没有那种想把他扒皮抽骨的怨恨,到是表达出一种挺混乱的情绪。他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但是他的声音在彩排了无数次的开头以后替他的大脑先做出了决定。

“龙小云……”他听到自己有些颤抖的声音说到,“她还活着。”

- TBC -

评论(7)
热度(71)

© Flash和Flesh怎么就能不同音了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