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待定的天坑3。눈_눈

夭寿啦!( ╮°Д °) ╮居然三更啦! (っ °Д °) っ还卡在关键的地方啦! (╯ °Д °) ╯
你这个可恶的作者!(/‵口′)/~ ╧╧
F&F WARNING :前方小高能。
虽然有点重要但是作者懒得说三遍了。
那么,⊙▽⊙  嘿喂狗啦!( ̄Д ̄)ノ

- 正文 -

“所以你是来找我打探前雇主的信息的。”经过十几分钟的交流,老爹从故事的前因后果中得出了这么一个结论。

老爹其实有点无奈,他其实不太记得龙小云是谁了。当初看到冷锋扯着脖子上的子弹喊这个名字的时候他只是下意识的挑衅了回去,女孩是他猜的,因为把子弹做成项链其实不像是为战友做的事情,最起码他肯定不会这么做。一个大老爷们为了另一个大老爷们带“项链”,这种事儿怎么听怎么别扭,你说是打死军犬的子弹说不定还有妹子觉得你这个人好有爱。

这几个月时间里老爹到是回忆过,在想究竟是哪个被他灭口女孩招来这么一个冤家,最后他根本想不起来有这么一号人。但是他们的子弹又不是批发销售的,说白了那种带花纹的子弹也只有佣兵团里最好的几个狙击手有用,就算不是他杀的他也不可能不知道啊……

后来“想起龙小云是谁”这个任务就随着时间的推移不了了之了。不过冷锋现在提到这个女孩还活着,他到是依稀有点印象了。当时是帮人护送毒品还是偷生化药剂来着,有个亚洲女人破坏他们任务雇主让带回去了。他当时应该是枪击了她,但是打的不是要害。只记得后来是被雇主关起来审讯了吧。

他晃了晃神,正好又对上冷锋直白的目光,不禁感到有些好笑。“且不说我还能不能想起来,”老爹勾了勾嘴角,还是没忍住冷笑了一下,“你是哪来的自信觉得我会把我前雇主的信息透露给你的啊?”

“我当然没那个自信。”冷锋回答,“我也不是非得从你这里得知不可,只是我们信息部那边破解他们的IP地址还得花点时间,而你刚好有可能知道那个地址罢了。”

“最不济被你关起来当沙袋打个几天,我也可以有机会套你的话。”冷锋看他又挑了挑眉毛,继续说到:“不过你现在这反应是个什么意思,我猜不出来。”

老爹没说话。他也不太清楚自己是什么意思了,得知龙小云没有死的那一刻他就只有一个念头--冷锋这家伙应该很开心吧。他突然觉得自己是真的犯病了,居然会对这个家伙产生一种长辈对年青人的关心,这种感受上一次出现还是他没来非洲以前的事情,他像想起了什么似的闭了闭眼。

“你的酒量应该过得去吧。”老爹用陈述句说着,“今晚来拼个酒啊,能喝得过我,我就把情报告诉你。”

冷锋眯着眼睛盯着眼前的人,他好像又陷入了某些回忆。他不知道对方这是白给他送情报的意思还是企图给他灌醉了打一顿或者是套他的话之类的,但是如果是后者,那这个人显然是轻敌了。他径自估量了一下眼前这位佣兵头子的酒量,觉得这地方能喝得过他的人应该不会恰好就这么随意的给他遇上了。何况喝酒的时候更方便套话,他没想太多便答应了下来:“这可是你说的。”

老爹看着这个特种兵严肃认真的眼神,突然还真有些好奇他的酒量。“当然。但是如果喝不过我,你得替我做任务。我们佣兵团里现在根本就没剩下几个有能力的佣兵,还不是你干的好事儿。我这么要求不过分吧。”没等冷锋开口,他又自顾自的补充到:“妨碍你正义的任务不用你参加,涉及政治的也不让你参加行了吧。知道你们这些有正义感的人麻烦。”

冷锋张了张嘴,还是选择了不出声,他本来只是想问“你哪只眼睛看出来我喝不过你的!”不过看在对方的要求也不算过分,这么算下来他最多也就帮人家来几盘黑吃黑,他还是罕见的表现出了他压根没多少的对眼前这人的尊重。

不过当天晚上他看到篝火边上放的一箱酒还是忍不住冒出了一个“这人是有病吧”的想法。“伏特加?”他怀疑或许只是自己看错了,或者那箱酒只是用伏特加瓶子装的其他玩意儿。但是他还是在对方点头的那一刻没抑制住自己关爱脑残的目光。

…………

老爹知道冷锋的眼神是什么意思,俄罗斯人喜欢喝伏特加的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它有很好的御寒效果,然而非洲是个四季常夏的地方,这酒在这儿喝还有点浪费的意思。不过在来非洲以前他到是和队里不少人拼过伏特加,以至于说到拼酒,他第一反应就是伏特加。

“知道别的酒奈何不了你。”老爹说得理所当然,“和你们的国酒在这没人有福消受一样,这地方也没人能陪我喝这个。”他抽出一瓶酒,用随身携带的匕首撬开了瓶盖。

冷锋看着老爹往容量500ml的啤酒杯里倒了大概三分之一,然后他突然觉得这人大概也没有太低估他,虽然还是低估了。“这瓶直接倒完吧。”他说。

老爹没说什么,瓶口与啤酒杯的夹角也丝毫没有变大。两个杯子都只倒了三分之一杯左右,老爹把靠他那边的杯子向他推了一下。冷锋拿起杯子喝了一口,酒是冰镇过的,但是入口即燃的烧了起来,除了烫基本感觉不出什么味道。他把那一口酒咽了下去,再次呼吸的时候只感觉满腔的甘甜,整条呼吸道都是一股甜蜜蜜的味道。

这绝对不是酒精的余味儿!他瞪了老爹一眼,到头来这家伙还是觉得自己酒量不行么?他捞过老爹的那个杯子,心里想到这家伙杯子里的要是纯的伏特加那就必须得和他谈一谈关于尊严的问题。

老爹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拿过自己这边的杯子又喝了一口,等余味儿上来以后又一脸震惊的看着自己,忍着笑若无其事的把原来推给他的那一杯拿过来自己喝了一口。“干嘛。”他说。

“你一个大老爷们,居然喜欢往酒里兑饮料?还是果汁儿?”冷锋突然觉得眼前这个人病得不轻,他特别想扒开这人的皮看看,长成大叔的外表之下是不是包裹了一颗少女心。

“覆盆子果味儿,爱喝不喝。”老爹说完又拿起啤酒杯往自己嘴里送了一口。

- TBC -

关于拼酒的结局,各位妹子要不要猜一猜呢?下一段我肯定更得慢,因为明天要写作业还要补物理化学。
所以究竟是让冷锋赢还是让老爹赢咧。。
你们说嘞?
然后关于覆盆子味的伏特加,作者表示我是亲口尝过的。还是在描写以前偷喝的。然而我的文笔还是没那么好的。只能描写成这样了。(待会儿再发个配图。不打tag可以在我的主页看。

评论(10)
热度(84)

© Flash和Flesh怎么就能不同音了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