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待定的天坑4(上)。눈_눈

这一段嘛……基本上就是开始扯淡了。ヽ(•̀ω•́ )ゝ
作者一脸严肃的说。(๑•̀ㅂ•́)و✧
那个……我觉得用覆盆子味把人恶心死其实不太可行。
老爹为什么会这么神通广大可能是因为他用了百度百科。
还有下一段的任务,(ノ▼д▼)ノ ~┻━┻ ☆`我想得头都要炸了……
群里的妹子居然还有提议护送榨菜走私犯的……
(。•́︿•̀。)看我的脑洞君心情行事吧反正。
本段剧情非常不符合逻辑,有雷点的妹子可以先等人剧透一下。
辣么 ⊙▽⊙  ,嘿喂狗啦!( ̄∇ ̄)ノ

- 正文 -

“嘶--”冷锋醒过来的时候就听到了自己抽气的声音,他感觉自己整个头皮表面的血液都在叫嚣着,试图冲破那层薄薄的血管。眼睛又痛又痒很不舒服,他想现在看东西肯定有重影,然而阴暗的环境并没有让他验证这个猜想的意思。口腔干涩得像是沙漠里找不到水源的人,一股子腥甜的味道从他空荡荡的胃里涌了上来,他忍不住干呕起来。

他掐了一把太阳穴,第一反应是宿醉原来就是这种感觉吗。随后他又在心里问候了一下上帝他老人家--居然真的一点面子都不给,就这么突如其来的让他遇上了那个他混这么久都没能找到的,能把他喝倒的人。

他一手捂住自己的嘴,另一只手拉开自己的背包从里边抽出一支水,拧开瓶盖就死命往嘴里灌。该死的老爹和他那天杀的覆盆子。他想。下次一定要跟他拼一回茅台,不把他喝倒了就不姓冷!

冷锋在把自己的反胃感压下去之后,终于想起来要思考一个问题:我现在在哪?他四处打量了一下。这是个空荡荡的小黑屋,他得出这么一条结论。没有窗户,也没有……门……

卧……槽!没有门!他对着墙壁四处敲了一下,实心的。看起来他昨天被放倒以后还是被人关起来了,果然这些雇佣兵当面一套背地一套的,全都不能轻信啊。冷锋郁闷的翻出了自己包里的东西,然后惊讶的发现居然一件都没少。他又踢了踢腿,从重量上感觉,裤子上靴子里放着的冷兵器也是一样都没少。

那他们把老子关这儿是几个意思?冷锋有点懵。他开始回忆昨晚发生的事情……

…………

老爹从宿醉之中醒了过来。他已经有很久没有体会过这种感觉了,甚至有种回到了过去,现在一推开门就能看到那群被他带大的小鬼们的错觉。

他舔了舔自己有些干裂的嘴唇,尝到了一点覆盆子的甘甜。他并没有多喜欢覆盆子口味,只是曾经跟那群小鬼喝酒的时候,他们都喝不了纯的伏特加,他就只好陪小鬼们喝一些度数最低的,兑了各种奇怪饮料的伏特加。

他发了一会呆,然后就忍不住笑了起来。居然就这么歪打正着的把那小子给放倒了。老爹越想越好笑,一笑就停不下来了。他揉了揉空荡荡的肚子,决定还是先出去吃点东西。

昨天他放倒冷锋以后就是强弩之末了,让人把冷锋扔地下室以后他就失去意识了,看起来那人很尽职尽责的扔完冷锋后又尽职尽责的回来把他扛进一个空置的房间。估计是怕他要是发个酒疯

内个,lof说我这篇带敏感词,我就分开发了。。

评论
热度(69)

© Flash和Flesh怎么就能不同音了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