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待定的天坑4(下)。눈_눈

会影响别人,就没给他扛回八个人一间的寝室。

不过冷锋最后竟然是被覆盆子的甜味儿给恶心到趴下的,他一想到这个还是忍不住想笑。他依稀记得冷锋后来蹲在地上干呕了起来,他晃晃手里的啤酒杯,对冷锋喊了一句,接着喝啊!冷锋对着背后竖了一根中指,说了一句中文。从语境上来看,肯定是句脏话。

冷锋回来以后对着他递过去的杯子摆摆手,脸色发白的捂住嘴巴,另一只手撑在吧台上垫着额角。等他没反应了以后老爹才让人在地下室找个干净点的房间把他给放下。

…………

冷锋回忆起事情的开头结尾时只有一个感觉--晴天霹雳。他根本就不会想到这辈子还能让他撞上这么丢脸的事。他其实最后都没睡着,只是实在没精力在动哪怕一下了而已,于是就顺从的被那位佣兵同志扔进小黑屋了。

所以他知道了自己现在所在的小黑屋就是他们佣兵基地的地下室。他从自己的背包里找出一些零散的枪管,快速的把它们拼接了起来,拼到长度差不多的时候就举起来对着天花板敲了敲。

空心的。他正打算四处多敲几下,找找出口,天花板就自己开了一条缝隙,一截竹梯子从上面申了进来。他顺着梯子爬了上去,顶开了头顶的木板。

出口有个黑人站在那,“是叫leng对吧?”那个黑人拉了他一把,“头儿说你醒了可以跟大家一块儿吃早餐。”他一边说着一边向中间的房间走去,“大家都很想见你,能把头儿喝倒的人我们都还没见过呢!”

冷锋迷糊的嗯了两声,跟上他的脚步,心里道这就有点尴尬了,理论上来说喝倒对方的人应该是他,但现实是他比人家先倒了,虽然不是他们指的那种喝倒,但是他确实是被喝倒的……他不知道对方认不认账,现在弄到地址是第一要务,如果对方告诉他地址,那让他去帮忙做个任务也不是什么大事儿。

…………

冷锋从他们的食堂出来的时候还是不太舒服,为了不让那股反胃感出来作威,他一点油腥都没敢碰,看着别人切大块大块的烤羚羊肉,他就撕了两片干面包泡在豆子汤里吃进去了。饶是如此,当他看到迎面走来的老爹拿在手里一下一下抛着的那瓶红艳艳的果汁儿,他还是克制不住想要吐的冲动。

老爹看到从食堂出来的冷锋的时候正想看看他怎么样了,没想到他还没开口,冷锋就突然一脸菜色捂着自己的胸口蹲下了。老爹有点囧囧的站在风中凌乱:不是吧,我就是灌了你几斤覆盆子味的酒,你至于看到我就恶心得想吐吗?

囧归囧,老爹秉着自己造成的烂摊子还是得自己收拾的原则,弯下腰给冷锋顺了顺背。他拧开果汁的瓶盖,自己先喝了一口,觉得这个味道应该没什么问题以后又送到冷锋鼻子前面晃了晃。

冷锋在一阵夹杂着眩晕的恶心感中闻到了一股酸味,这浓烈的酸味让他呼吸道里涌起来的甜腻的味道一扫而空。他想也没想就拿过鼻子下面的瓶子对嘴里灌了一口,然后他被酸的牙都疼了。酸味顺着他的味觉对他的五感进行了一次洗涤,他眨巴了一下眼睛,酸得眼泪都出来了。

老爹被这人用发红的眼睛盯着,有种仗着自己道行不浅就随意欺负晚辈的罪恶感。他对上这人质问性的目光,感觉听到了他的“画外音”:这他妈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老爹波澜不惊的从他手里把瓶子拿回来,不慌不忙的盖上瓶盖,然后才开口道:“蔓越莓汁。未经糖浆或苹果汁加工的纯果汁。”过了一会儿他又补充到,“有助于美容养颜,改善便秘,抵抗细菌性胃溃疡。”

“……”冷锋翻了个白眼。老爹觉得他又一次听到了这人的画外音:你他妈的一定是有病。

- TBC -

我还是没有弄懂lof的敏感点在哪里……感觉自己要炸。
滚去安心写作业了妹子们。ヽ(ー_ー )ノ
心累的作者如是说。

评论(6)
热度(84)

© Flash和Flesh怎么就能不同音了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