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待定的天坑6。눈_눈

这家K记的信号真的是让我无法忍受了……你要是4G一格没有了好歹让我用2G也可以啊,挂个4G+你是几个意思。
눈皿눈#还有我跟这家K记大概是八百字不合,上次在它这上个厕所,回去我一口没喝的雪顶咖啡就被收走了,我的补习资料也是到前台才找到的。今天又把饮料给撒了……
明天还是滚去必胜客吃30块的鸡肉炒饭配10块的抹茶蛋糕吧……╮(︶︿︶)╭
这一篇看完大概很多妹子都可以猜出来老爹的过去是什么了。
请务必要告诉我你们猜出来了,因为下一篇我就要用到人名来写故事了,用小美人作为代称还是不太合适,我又怕突然换成名字太突兀了。所以就告诉我你们已经猜出来一些东西了吧……
然后还是  ⊙▽⊙  嘿喂狗啦!( ̄Д ̄)ノ

- 正文 -

冷锋有些郁闷的坐在快艇上,开快艇的是个半大的孩子,一言不发的站在发动机前,时不时抽一下发动机上的发条。他沉甸甸的背包懒洋洋的靠在他的脚边,似乎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自己的主人有种想要把它扔到海里的冲动。

冷锋现在脑子里循环播放着一个画面:他拉开拉链的时候双手一抖,然后背包里的覆盆子味伏特加就碎了一地,流出来的酒把整个背包里的东西全给染上了覆盆子那甜腻的果香味。

他扭头看着长长的一望无际的海平线,决定还是想些别的事情来把被覆盆子所支配的恐惧给挤出脑海。这次任务结束以后他就可以去找龙小云了,他想。其实对于他和龙小云的未来将会是什么样的,他自己心里也有些不确定。前几天和老爹一起拼酒的时候,他们俩倒是聊过这些有的没的,老爹当时说,冷锋,看不出来你个挺直率的人居然还会考虑这些破事儿,失而复得这种好事儿又不是谁都能撞上的,多简单啊,以前该怎么样现在还怎么样呗,好得了就继续好下去,好不下去就分了呗。

冷风当时被老爹这个简单粗暴的思路给说得愣了一下,随即他又想了想,完全没毛病啊,要是按照以前他的想法肯定也是这个样子的,管那么多干嘛,先继续啊,真好不下去了再说。

现在回想起来,他又忽然想到了一件事儿,老爹以雇佣兵的身份混了那么久了,这种事情他应该也遇到过吧,而且还说不定不止一次呢。

老爹现在又在执行什么样的任务呢?冷风看了看有些西沉的太阳,他们已经在海上漂了老半天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到达目的地。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事儿,他接着刚刚的内容想了下去,又回忆起了早上看到的雇佣兵基地的那幅“一派祥和”的画面,他突然有种想法:只要不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跟这群人一样的活着,其实应该也挺舒服的……

…………

身处于非洲大陆上的老爹,此刻手握着冷锋的手机,先把语言调成了英语。他打开了GPS定位系统,然后打开了语音输入,对着手机报了一串地址。一面拉开车门,上了越野车的驾驶座,把手机架在了挡风玻璃前面,一面拉起了副驾驶的坐垫,从里边掏出几个弹夹塞进裤袋里。弹夹里装的都是那种银色带花纹的子弹,这种子弹一般他都会在心情比较特殊的时候才用,现在也可以算得上是心情特殊了……

等GPS定位好,手机发出“滴滴”两声,他就一脚踩到了油门上,冲着手机上定位的那个点开始移动。他还从来没有回头找雇主谈过事情,想喝这种干完事就拿钱走人的雇佣兵,一向是希望麻烦越少越好,巴不得佣金到账就马上从雇主的世界里人间蒸发。不过看在冷锋这小子是去给他做替死鬼的份上,他也就屈尊一回把很有可能会成为冷锋生前最后一个心愿的事情给了结了吧。

他戴上了墨镜,把穿透了挡风玻璃的火辣辣的光线给挡在了离自己的眼睛一厘米外。这票完事儿,咱俩也就算是两清了,冷锋,他心里想到,脚上踩油门的劲儿又加重了几分。

…………

又在海上漂了不知道多久,冷锋和那个半大的小孩儿已经分吃过两次压缩饼干了,直到夜色都已经笼罩了天空,那个半大的小孩才停了下来。

“剩下的几公里的靠你自己游过去了。”那个小孩开了口,“游过去之后大概等个40分钟左右,会有一艘类似于科考人员工作时用的小船过来,那辆船就是你要上去的船。”说着又扔给他一个袋子,“这里边装了两包压缩饼干和一个还没充气的救生圈,游累了,你可以拉一下救生圈上那个自动充气的带子,等它自动充气完你可以趴在上面休息一会儿。”

“祝你好运吧反正。以前还从来没有见过老爹抓过亚洲人来执行这种任务。”看冷锋站起来拎起那个袋子,不给他任何提问的机会,小孩就迅速的拉了一把发动机的发条,让重心不稳的冷锋掉进了海里,随后又把冷锋落在快艇上没来得及拿的背包往他的方向一扔,飞速的抽动了几下发条就扬长而去了,留下被扬起的水花溅了一脸水的冷锋怒瞪着快艇扬起的水花的尾巴,愤怒的想这世界上还真是哪哪都全是熊孩子。

…………

老爹到达目的地的时候没有等多久那边便派人出来请他进去了。现在和雇主共事的那个人之前也和他共事过,所以对方显然知道,欧洲顶级雇佣兵对于他来说并非是一个多高的赞誉,那次任务对方出手很阔绰,行事也很利落,几乎是他所做过的为数不多比较舒坦的任务之一了。

“Bones!”对方对他的到来显然有些意外,却也很是惊喜,“你是从来不会回头找雇主的啊。你也不可能会缺任务,这次过来是有挺重要的事吧。”曾经的同伴向他伸出了右手。

老爹先是笑了一下,向曾经的同伴露出了互相比较熟悉的表情,右手拍在对方的手掌上,用力的相互握了一下对方的手背,然后他才开口说到:“来要一个人。”说完就好像自己是这地方的主人一样,轻车熟路的走了进去。

…………

冷锋在游了几公里之后又飘了好一会儿,他看到了GPS定位器解锁以后,感叹了一句:这暗号是个什么鬼词啊!谁会在这种地方说这么一个词啊!

当他看到那艘传说中的“科考舰艇”时就条件反射的扑腾了两下,随即反应过来要喊暗号。

他对着那条科考舰艇大声喊了一句:“Winter!”

一片安静到有些渗人的沉默……

几秒钟后,夹板上才走出来一个红棕色头发的女人,用一个真的相当标准的中国腔吐出了一个字。

“冷。”她用着陈述的语气,却又看起来有些不满的皱了皱眉。

“是我。”冷锋游向了科考舰艇的边缘,撑着船沿翻身滚了上去。

- TBC -

猜出来了吗猜出来了吗???(ノ≧∀≦)ノ
作者用期待的眼神看着你们。

评论(11)
热度(60)

© Flash和Flesh怎么就能不同音了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