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待定的天坑7。눈_눈

感觉是不是差不多可以加个冷叉冷的tag了( ノ^ω^)ノ゚
不过交叉骨和冬兵都已经是过去了,老爹和真·长眠于瓦坎达的吧唧·巴恩斯才是文中的现状。 |ω・)
这一篇文写的我有点心累。老爹救龙小云啊,还有寡姐和冷锋同框的地方我都是修改了好几次都不对味儿。
(;*´Д`)ノ我怎么能给自己挖这么大的一个坑呢……
最近这两篇质量上可能是上不去的了,我尽量快点把这段写完翻过去吧。
要相信过几天我还是能把这一堆bug圆过去的( ー̀дー́ )ง
说着,作者立了一个flag……
依旧来一句  ⊙▽⊙  嘿喂狗吧∪・ω・∪

- 正文 -

娜塔莎被那个声音给弄得有些糊涂。Winter是这次任务的暗号没错,但是会选择这个暗号,她没想到朗姆洛居然不是亲自来的。本来以为这次总算是可以把朗姆洛捉拿归案了……

唉,老狐狸……她压了压自己额角上有点要暴起的趋势的青筋,起身出了船舱打算接待一下朗姆洛送来的这位“替死鬼”。

她看到那个亚洲面孔的时候就好像明白了朗姆洛为什么选了一个中文的词作为暗号了,如果她没猜错的话……

“冷。”她说到,无意识的皱了皱眉。“是我。”对方回了一句,立刻向这边游了过来。看来她没有猜错,这个人的姓氏不过是个有些可笑的巧合。冷是她教冬兵的第一句中文,还在俄罗斯的时候他们一群人经常围在一起烤火,吃肉,喝伏特加,有一次他们抱怨了一下俄罗斯要命的严寒,她就突发奇想的教冬兵说了一个冷字。关于冬兵的每一件事朗姆洛都会记得。她没想到这会是个巧合……

那个人翻身爬上了夹板,站起来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甩干右手后就把手伸了过来,“冷锋。”他说。“娜塔莎·罗曼诺夫。”她把一直交叉在被后的双手伸了一只过去,用力握了一下以后又迅速的用另一只手抽出了腰间别着的枪顶在对方的眉心,“三秒钟,”她说到,“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

…………

“哎那个姑娘长得挺正的也不知道有没有男朋友,要是有的话那应该挺帅的,我跟你说每次我去问话她都不带看一眼的……”金色头发的男人在老爹提了一下“那次任务抓到的女孩”以后就开始一边领着他过去,一边滔滔不绝了起来。

到门口的时候老爹向他伸出了手,“把钥匙给我,我有几句话要问她。”等那人把钥匙递过来之后,老爹立刻抽出腰间的枪压在对方的最下面两条肋骨之间,然后迅速的扣动了扳机。“韦德,”老爹对那个人说,“这次算是我欠你的,不过我并不打算还了。”他把那人平放在地上,又站起来对着他多开了几枪,“还有,你不用打人家的主意了,她男朋友确实挺帅的。”

就是不知道还能不能回来。他在心里补充了一句,然后把钥匙伸向了锁孔。

…………

冷锋已经被人用枪指过脑袋挺多次了,以至于现在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抽空想了一下龙小云要是有这手速的话,被人抓到逃出来还不是分分钟的事啊……于是等到对方的食指已经把扳机压下去三分之一了,他才愣愣的开口说了一句:“我任务还没搞砸……”

“他就只跟你说了任务不能砸?”娜塔莎歪了一下头,锐利的眼神直勾勾的对准冷锋的双眼,“查一下这个人。”冷锋没听懂她说了什么,她保持着原来的姿势,以夹板为参照物,除了她的嘴唇以外,全身上下都不带抖一下的。

“他是中国一个特种部队的人,现在还处于服役状态,因为打人进过监狱,还被开除过军籍。大概在两个月前归队,近期的状态是在非洲执行任务,任务细节无法查阅。”耳机另一边的探员很尽职尽责的读完了查出来的东西。

代号黑寡妇的女特工收起了枪,说了一句,“宣告任务失败,交叉骨可能发现了。”这次任务要抓的人是朗姆洛。朗姆洛一直有用九头蛇的内线接任务,执行这种任务的人他都会先亲自带一次。

她从一开始联系朗姆洛用的就是旧的九头蛇内线,交代的任务也是说帮九头蛇偷渡一批振金到非洲。她实在是没想明白,究竟是哪里出了差错,让那条老狐狸就这么给溜了。她有些烦躁的抿了抿唇,对着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的冷锋说了一句:“你自己游回去吧。”说罢便转身就要回船舱里。

“可是他还让我带了礼物给你!”冷锋懵逼归懵逼,反应依旧是那么的迅速,“他说往我包里塞了两瓶覆盆子味的伏特加,让我任务结束以后拿给你。”

“覆盆子?”娜塔莎顿住了脚步,回头看了他一眼,“你跟他很熟吗?”

…………

老爹解开绑在龙小云手腕和椅子之间的绳子的时候,龙小云失去了背后的支持力身子一歪就倒在了他身上。老爹没忘记走之前先检查了一下她的领口袖口,胳膊上有几个针孔但是附近的皮肤没有发白,看起来只是用了一些折磨精神的药物,没有注射毒品。

感谢这七弯八拐以后才能进来的房间的良好的隔音效果,等那帮人发现韦德中枪的时候他说不定都已经好得差不多了。老爹抱起龙小云向最近的出口找了过去,估计两个弹夹足够解决门口的人了,不过这个梁子就算是和他们结下了……

看起来他得离开非洲一段时间了,但愿娜塔莎不是真的叛变了吧,只要她还是神盾的人,他就能跟她谈判,看看有没有机会伪造出交叉骨被俘的假象。而且她要还是神盾的人,那冷锋估计也死不成了……

…………

娜塔莎没听到冷锋的回答,径自走过去拉开了他的背包,侧面第二个隔间是她冬天在俄罗斯执行任务的时候冬兵一定会给她塞两瓶酒的地方,一般都是用那种扁扁的方形酒瓶装一些伏特加。她在冷锋背包同样的地方找到了两个方形酒瓶,酒瓶的正中央有一个凸起的五角星,上面红色的漆带着几道划痕。

冬兵的酒瓶。她看第一眼就认出来了,不是后来订做的瓶子,就是当初冬兵用的那两个酒瓶。现在朗姆洛给她了。他这是不打算留在非洲等下去了?娜塔莎又抬头看了一眼“替死鬼”,直觉告诉她,这事儿和眼前这家伙脱不了干系。

…………

龙小云醒过来的时候有些头晕,她感觉周遭的环境变了,但是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她依稀记得听到了枪声,但是经过好几轮药物折磨,她已经没办法集中精力去弄清楚是什么情况了,她想保持清醒,但是最终还是拗不过那种撕裂性头痛过后带来的酥麻感,她记得的最后一件事,就是在意识越来越沉重的时候听到了钥匙插进门锁的声音。

“醒了?”她觉得眼前这人有些面熟,但是想不起来到底在哪里见过。“如果冷锋在两天之内没有回来,”那个人接着说到,“那你可能就得自己回中国去了。”他递过来一杯水,“其实我也不太希望他就这么死了,因为他要是回不来了,说明我下个月该去哪这个问题会变得比较棘手。”

- TBC -

其实龙小云救回来了故事应该也是个要完结的节奏了,在这个天坑了冷锋和老爹可能没什么实质性的进展了。要是不怕我坑的话我可以努力一把憋一憋下一个天坑的脑洞,但是夜长梦多,故事写长了随时都会有烂尾的危险。
啊……好DT啊……
◢▆▅▄▃╰(〒皿〒)╯▃▄▅▇◣

评论(6)
热度(56)

© Flash和Flesh怎么就能不同音了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