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待定的天坑8。눈_눈

最终我还是投机取巧的把所有含有龙小云的地方给几笔带过了,于是龙小云仍然一句台词都没有(*´・v・)
无良作者甚至为了在结尾避过那对儿鸳鸯的歪腻,给你们放了一把刀子……(◉ω◉ )没关系,还有我们爱他对不对。
好吧话不多说,⊙▽⊙依然一句嘿喂狗∪・ω・∪!

- 正文 -

娜塔莎平心而论, 她觉得这次叛逃没有做到完美无缺,但是也不应该会被看出什么破绽。这次的“叛变”任务只有局长知道,就连复联内部仅剩的一半成员都没被透露过她“叛变”的真相,朗姆洛如果非得要怀疑,那么只可能因为她是娜塔莎·罗曼诺夫,除了她自己,没人能够真的确定她究竟是真的叛变了还是仅仅放了个幌子。曾经跟她相处过的朗姆洛深知这一点,于是就派了个不相干的人来试探。

如果她真的叛变了,在冷锋带他们进入非洲境内以后失去利用价值的冷锋会被他们灭口,朗姆洛为了躲避冷锋所属的势力必然要从非洲消失。如果她没有叛变,冷锋不会死,但是为了躲避神盾局,朗姆洛同样会从非洲消失。无论如何,他都有从这片土地上人间蒸发的理由,再找一个神盾局和九头蛇的势力都还尚未涉及到的地方,重新从零做起,不再被搅入他们的争斗之间……

他是真的活的有些久了,在那两股势力之间夹缝生存了也有很久了,从那次爆炸以后,他对这些往事所留下的念想就只剩下冬兵一个了,如今冬兵已经成了过去式,吧唧·巴恩斯在瓦坎达长眠,他也早就应该找个机会从那两股势力的视线范围之内逃脱了。

而眼前这个人就是他等了很久的机会。不管是为了躲避他们之间哪一方的势力,他都有理由堂而皇之的断开所有九头蛇的内线,没有人会因为这个去找他,只要冬兵一天不苏醒,他就可以一天不在这个世界上出现。

娜塔莎看了一眼眼前这个很无辜的人,无奈的说到:“算了。我还要去非洲见几个人,顺路把你捎回去好了。”

…………

龙小云身上的伤不多,大概是因为有韦德护着,被关起来的时候没受什么皮外伤。韦德对女孩子一向很好,这次也不知道是用了什么方法才让那边的人连毒品控制都没用上,不过显然他还是没有能够百分百把握这女孩的安全的权利。那些药剂他也是尝试过的,哪个都不比那些刑具让人好受,有些药剂除了让人受到裂骨之痛,还会导致恐慌,心率紊乱之类一系列的“副作用”。当初他们被当做小白鼠的时候这些药剂都还只是处于实验状态,边上没有一个医疗团队,被注射药剂的人随时都有可能会毫无预兆的跨到死亡线的另一端。

老爹知道这种药剂的作用来得快去得也快,把龙小云安顿好以后他就一直没有离开,接了杯热水就坐在边上等她醒来。

“醒了?”他看到龙小云的睫毛抖动了几下,连忙把她扶起来靠在墙上,递过手中的水。“如果冷锋在两天之内没有回来,那你可能就得自己回中国去了。”他先立刻开口说到,随即又觉得给刚从不知道多少轮精神折磨中苏醒过来的人来上这么一句好像有点不太人道,于是他又补充了一句并不太相干的话:“其实我也不太希望他就这么死了,因为他要是回不来了,说明我下个月该去哪这个问题会变得比较棘手。”

…………

冷锋站在夹板上,现在离码头只剩下几分钟的路程了,他有些激动,巴不得一进码头就能见到老爹把地址问出来。那个IP地址早在几天前就被信息部的人破解了,是个无效地址,现在老爹所知道的信息就是他唯一的希望了。

这么想着,他好像当真看到码头处站了一个跟老爹的身形体态差不多的人。他对着身后的女人喊了一句:“娜塔莎!你看那个人像不像老爹?”

红棕色头发的女人走上前来顺着冷锋的方向看过去,随即皱了皱眉,“就是他。”搞什么鬼,这个老狐狸居然不在送走冷锋后第一时间销声匿迹,现在还就这么大摇大摆的站在码头等他们,这是要玩什么花样?

船刚靠岸冷锋就从夹板边缘跳到了码头上,但是老爹还是比他先开了口:“你根本想象不到看到你活着回来我有多高兴,”他扭头看了一眼还站在夹板上的娜塔莎,“这也就说明小美人还是个好人,不用对付黑化的娜塔莎我可以省下不少精力呢。”他又把头扭回来对着冷锋,“知道你肯定特别急着想要那个地址,可是你也还要回基地收拾一下吧。我到时候再告诉你,现在先让我去跟小美人说两句话。”说完他就冲着夹板的方向走过去。

“娜塔莎。”“朗姆洛。”两人隔着两三米的距离,一个站在船上一个码头搭一排的木板上,叫完名字互相点了个头。随后冷锋就听不懂他们之间的对话了。

…………

老爹很快就和娜塔莎约好了,等她去见完队长再到佣兵营地里细谈,这个时候他正载着冷锋往基地里赶。等车到了基地门口,老爹把手刹一拉,对着冷锋抛下一句话:“进门左转倒数第二个房间,你可以在那里找到你的女孩。”不等冷锋回应,他又立刻补充到,“没跟你开玩笑,你快点去吧,我把她带出来之后第一句话就是跟她说你有可能会回不来了,她现在肯定都担心死你了。”

冷锋听到他之前的话眼睛就已经瞪得特别大了,这会儿又看他那严肃的样子,二话没说马上拉开车门就往基地里冲了进去。老爹默数了五秒,基地里爆发出冷锋惊喜的声音:“啊!龙小云!”

老爹勾了勾嘴角,然后趴在了方向盘上。听到冷锋这个开心的反应,他突然想起了冬兵见到他那位队长之后的样子。那么多年,他就看着冬兵一次又一次努力的回忆他的过去,又看着他一次一次被各种方法洗去他的记忆。他就那样在旁边看着,不带任何表情的看着他承受那种痛苦。他一直告诉自己,那种痛苦过去以后,冬兵就不会有任何痛苦的感觉了,不会再对那些痛苦有任何的记忆了。

你是九头蛇首领的左膀右臂,你是九头蛇最优秀的战士之一,全世界都以为你对他没有感情,但是只有你自己知道,事实是,他对你没有感情,甚至都没有在他的记忆里给你留出一点空位。他能记住的人只有他的队长,不是你,是另一个队长。但那又有什么办法呢?你知道,那不是他的错,你所能做的就只有陪他在那个最黑暗的地方撑下去,哪怕他根本就不会记得你……

- TBC -

请务必要告诉我最后这一段并没有这么虐,这段是我在看时光玻璃组合一个早期的mv的时候有的感觉,下面附上链接。。
Время и Стекло/Потап  MV《Слеза》
唉就这样吧。

评论(12)
热度(56)

© Flash和Flesh怎么就能不同音了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