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待定的天坑9。눈_눈

好无聊哦这两天的脑洞……要不送个文章之外的小剧场吧:
冷锋:谢谢你救了龙小云。
老爹:中国有句话说大恩不言谢。
冷锋:哟,你这么有文化的嘛?
老爹:……自当以身相许。你许吗?
冷锋:不许,滚!
老爹:那行吧我去找龙小云聊天……
…………
这章就是把叉叔的过往瞎哔哔了一下,其实写得没什么意思,还有点要越写越乱的趋势。以后应该就没寡姐什么事了,毕竟还是《战狼2》的同人,老爹的漫威背景就是来打个酱油的……
我昨天在群里立了个有点可怕的flag。为了让你们以后追文别追得那么惨,我决定开学前先来一个比较像结局的结局,然后后续我先自己码够一大半再放出来。
这中间肯定是很长的一段时间,我的物理都好久没有及格过了,我要努力学习。
昨天发现群里有两个比我小一届的妹子,有一个还跟我是同一个地方的。还是要说学业为重啊大家,都努力学习吧不然没脸面对在我们身后保护着我们的这个强大的国家。
【捂脸】⊙▽⊙那么还是嘿喂狗吧我们。( ̄∇ ̄)ノ

- 正文 -

娜塔莎到佣兵营来是几天以后的事情了,这些天里冷锋为了让龙小云的脸色快些好起来,几乎是把全基地的食材都给包了,隔两天就打一堆各种各样的动物弄回佣兵营,还从集市里弄回来各种据说营养价值十分高配料,每天都让佣兵营里负责烹饪的人学会一种新菜式。

以至于娜塔莎刚推开佣兵营的大门就看到朗姆洛端着一个盘子在啃一块儿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肉,还对着她晃了晃盘子说,“冷锋给我们这边加的餐,要到后厨领一份尝尝吗?”

娜塔莎的面部表情保持着扑克脸状态,丝毫没有为食物所改变,“给你十分钟时间解决你的加餐,十分钟后开始谈事儿。我不想谈太晚错过你们晚上的酒会。”说完就冲一个房间绝尘而去。

“诶你酒会记得要单独和冷锋喝一轮,一定得喝倒那个小王八羔子,不让他见识一下俄罗斯人的酒量他都还不知道自己算是几斤几两。”朗姆洛把嘴里叼着的肉放回盘子里,然后对着娜塔莎的背影大声喊道。

…………

那两人谈事儿的速度还是非常的快,进房间以前老爹吃的是先从后厨偷出来的晚餐,出来以后佣兵营里才刚开始点上篝火。

老爹、冷锋、龙小云、娜塔莎四个人人手拿着一杯东西,围着一小堆篝火坐在一起相顾无言。

“哎,今天算是正式谢过你了,谢谢你把龙小云给带出来了。”冷锋冲着坐在他左边老爹举了举杯子,作势就要仰头喝下去,却被老爹拉住了杯底。

“你先不喝。”老爹放开了杯底,“待会陪娜塔莎去拼个酒,她可能成年以后就没跟人喝过瘾过,唯一遇到过一个有能力跟她喝个痛快的队长,可是她家那个队长品行端正作风优良的,基本上滴酒不沾,简直是浪费了他那个能把白兰地喝成白开水的开挂技能。”老爹拍了一下冷锋的肩,“现在算是好不容易遇上一个号称从小到大从来就没喝醉过的,你俩就右转到吧台那边去好好切磋一下吧。”

“走吧。”娜塔莎站起身,“老爹给我下命令了,说要让你见识一下俄罗斯人的酒量,好好找找你自己的定位。”她看了冷锋一眼,“而且关于老爹,你肯定也有不少问题想问的,我们就去跟佣兵营里的其他男孩们边喝边聊吧。”说完就径自往吧台方向走去。

冷锋也立刻跟着站了起来,“那就麻烦你陪我媳妇儿喝果汁了,反正我知道你也挺喜欢果汁的。”对着老爹抛下这么一句话,他便也顺着娜塔莎离开的方向走了过去。

…………

“那个女孩,她是你训练出来的吧。”龙小云看着吧台的方向,吧台上摆着一排啤酒,冷锋和娜塔莎一左一右站在那排啤酒的两边,一杯一杯迅速给自己灌着。“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就是觉得你们之间有一些很相似的特质。”

老爹笑了起来,“冷锋,”他说到,“他应该算是你训练出来的吧,他是有他本身自带的优势,但是你是战狼中队的队长,他的队长,他能成为今天这个样子,你功不可没。可是你能在你们之间找到我和娜塔莎之间很相似的那种特质吗?”

“你看人的眼光很准,小姑娘,也确实应该很准。”老爹不等龙小云接话便自顾自的说下去,“你们特种部队的那些人,应该大部分都是你亲自挑选出来的。时间可以历练你看人的能力,但是有些东西,如果没有亲身经历过,你就永远都没办法看透其中的含义所在。”

“你和冷锋,你们站在相同的立场,拥有同样的信仰,保持着同样的,身为一个国家的守护者的骄傲。”老爹喝了一口杯子里的酒,“在你们的眼里可以找到同样的来自战狼的那一束光。但是我和娜塔莎所经历的,却是一种能够超越双方立场,观念的东西。”

龙小云喝了一口果汁,安静的等待着老爹的下文。

“娜塔莎和我最开始就来自两个互不相干甚至是可以说是相互对立的机构。我来自纳粹所成立的九头蛇,而她是前苏联红房所训练的一名黑寡妇。那时候我所在的地方是九头蛇设在西伯利亚的分部,我们队里的一个改造战士挺喜欢她的,她有时候也会偷偷跑出来跟我们队里那几个小鬼头一起坐在火堆边喝酒吃肉。”老爹又往嘴里送了一口酒,“娜塔莎的身手确实受过我们队里那几个小鬼的指点,可以说是间接领教过我交给队员们的东西。但是你所看到的那种特质,并不单单是从我们的身手中透露出来的。秩序,属于我们的秩序需要从痛苦中涌现,而我们所存在的地方没有个体,只有秩序。在那样的地方生存下来,我们都必须保持对大局的无知,泯灭自我,党同伐异。秩序是控制我们的唯一方式,独裁主义的秩序其实很有魅力,你一旦经历了,它就永远都深深的刻在你的骨子里,甩也甩不掉了。”

“明明活在新的时代,却不得不以旧时代的方式生存么。你们身上所背负的那些,都是来自半个世纪以前的沉重过往。”龙小云握紧了杯子看着他,“就像那些经历过二战洗礼的老兵一样啊……”

“我知道你能理解的。”老爹把杯子里最后一点酒喝完,然后伸手拿来了一大瓶果汁,“你能够把一个队跟冷锋一样的家伙收拾得服服帖帖,靠的从来就不是身手,而是你用你读人的能力所建立起来的威信。”他在给自己倒完果汁之后有向前往龙小云的杯子里倒了一点,“有时候我还挺希望娜塔莎能够像这样子知性一点的。虽然她跟我其实一直站在对立两边,但是仅仅以一个跟她经历过相同事情的人的角度来说,我觉得她毕竟还那么年青,忘记那种沉痛的过往明明是可以尝试的事情。她能读人,能看清大局,她的一切都无可挑剔,但是对于那些人情世故,她从来不会就那样顺其自然的陷进去。她被训练得太顾全大局了,已经到了连直觉都会在理智的制约下产生的地步。但是要我们变得像你们一样,也确实不容易啊……”

龙小云出神的看着眼前这个人,他和他的佣兵团夺走了那么多侨胞的生命,她对于那个她没有参加过的事情感到愤怒,却又只能生出一丝无奈,但是此刻听着这个人诉说自己的沉重过往,她又有些同情这个人了。

她喝了一口杯子里的果汁,放任了那些情绪在非洲的夜色中随意飘散。

- TBC -
龙小云:他好帅他好忧郁他好有深度,冷锋我们分手吧,我好像喜欢上你未来男盆友了。
冷锋:What the F**k?!!!!
唉真的,这一章写的可能又有点不怎么样,我还是照旧立个相信自己以后会写得更好的flag吧,感谢大家的支持。
(。ゝω・。)ゞ

评论(3)
热度(50)

© Flash和Flesh怎么就能不同音了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