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待定的天坑番外2。눈_눈

你是否打算站在那里看着我五脏俱焚,不过没有关系,我喜欢这痛不欲生的感觉,你是否打算站在那里看着我痛哭流涕,不过没有关系,我喜欢这孤立无援的感觉,我喜欢你说谎的样子,连你的谎言都爱。
写番外一的时候我说我循环了一个多小时的《爱你躺过的大马路》,当时觉得站在一边看着冬兵五内俱焚的交叉骨和被一次次洗去记忆孤立无援的冬兵非常合适这几句词。也想着一直把这些回忆压在心底的交叉骨版老爹或许可以经历一次这种感觉,也终于可以放下那些沉痛的过往。
然后再加上群里前几天在说Kiki抖M的事情,我就顺便把这篇并不M的番外写出来了。写着写着觉得可以作为正文后续写下一部天坑。。但是其实按照这个故事线发展下去会出现很多解释不清楚的剧情,虽然我本身的剧情也没有多么清晰明了。。可以暂时把这篇当作是平行世界发生的故事吧😂因为如果故事线理不顺我是不会给它发展后续的。
这个番外真的写得挺糟糕的,如果以后能够发展成后续我就还是在写一篇好一点的来替代吧。。然后关于文中的格兰特,我希望有妹子可以猜出来他是谁。
嘿喂狗。

- 正文 -

“那将会十分的痛苦,因为秩序是从痛苦中来的,而痛苦令人铭记秩序。”格兰特带他在走廊里走着,一边谈论着他们的秩序,“难道它们不是很有意思吗?把一切都简单化,人们能凝聚成一个团体将不再是依靠一个爱好或一种信仰,而是因为遵循同一套法则,同一种秩序,团体里每一个人的本质都是一样的,我们平等,团结,一个人成就不了完美,一个团体却可以铸造它;良莠不齐的人性衡量不了正义,泾渭分明的秩序却可以定格它。”

“我曾一度认为这世界上不可能会存在有感受过它的魅力之后还仍不被它打动的人,但是我们当中确实出现了一位背叛者,就在不久以前。”金发的男人偏头看了他一眼,继续以一种不紧不慢的步调向前移动着,“我们一起去看一下那个可怜的人吧,怎么样?或许你可以比较直观的感受一下,作为秩序的基础,痛苦到底是什么样的。”

冷锋跟紧了他的脚步,这些人在他和龙小云回国后联系过他很多次,就是因为眼前这个人,他们的某位高层,格兰特,看中了他。也非常有意思的,他们的信息网络里找不到与此人有关的任何信息,经过上级决定,他被派来打探这个组织的底细。

…………

朗姆洛跪在地上,那些手里握着针管的白大褂对于他来说算不上是什么新鲜的东西,那些针管里的试剂、药水他尝试过多少遍他自己是记不清的了。不过他确实没想到过神盾的伪造死亡也会出现纰漏,更想不到过了这么长的一段时间,得到大部分九头蛇内线的神盾竟没能把它们清理干净,还留有这么一批余党。

房间的门被打开,金发的男人走了进来,“朗姆洛。”他站在他面前,“有没有重新体会到它呢,你曾经是它如此忠诚的维护者,如今却因为一己私欲将它弃之不顾。真的是因为你已经生活了太久了吗,不再愿意与我们拥有同一个目的,分享同一种信仰?”

“不过,你的眼光到是很不错,我想我找到了一个和你同样优秀的人,你觉得,他有没有可能会成为在我们的秩序之下为我们的一致目标所战斗的人呢?”他俯下身子,在朗姆洛的耳边说:“向单面玻璃的另一边看看,跟冷锋打个招呼吧。”

格兰特说完又走出了房间,朗姆洛看着那个单面玻璃里自己的身影,冷锋是不是就站在那后面呢,他想。站在他边上的两个白大褂走上前来又往他的手臂里推进一点药水。

停顿了一会儿的灼烧感又一次开始从他的身体里涌了起来,他仿佛感觉到身上的每一条血管,每一个细胞都在高温之下被撕裂,带着参差不齐的裂痕一分为二。看着我吧,站在那里看着我五内俱焚吧,就像当初我看着冬兵那样。我从冬兵那一次次的挣扎里感受到了属于我自己的感情,也许现在我可以感受一次属于他的感情了吧。

你会沦陷在他们的独裁主义里吗?你不会。他以为你的正义感就和他的一样,但是我了解你,你不是圣人,你也没有把自己的正义强加在这整个世界身上的野心。你的正义感只会在现在,在此刻,在你看到我在这灼烧之痛中挣扎以后出现。它不一定会让你冲动,但一定会让你对他们那空想的,虚幻的,秩序之下的所谓正义有你自己的想法。

朗姆洛在那种痛苦中咬着牙,勾了勾嘴角。这个金毛的九头蛇高层还真是愚蠢,竟然会以为他们的独裁主义可以给冷锋洗脑吗?他对着那面单面玻璃眨了眨眼,继续承受着生理上的那种痛苦。艹,他们也真是傻得够可以的啊。他想。

…………

冷锋从单面玻璃的另一边看到房间里的老爹的时候就倒抽了一口凉气,他千算万算没有想过这个组织会是老爹曾经隶属的那个。他们的信息网络查不出那个组织,他以为那个组织就算没有被娜塔莎那边的人清除也不会出来兴风作浪,没想到他们竟然就这样明目张胆的联系他。

格兰特进去跟老爹说了几句话又回到了单面玻璃的这一边。他看到老爹冲玻璃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又在被注入某种药水后出现了极度扭曲的面部表情。他眨了一下眼睛,竟然冲这边笑了一下,只是那个笑看起来相当痛苦,让人完全看不懂他的意思。

冷锋皱起了眉头,作为特种兵,他经历过各种疼痛耐受力训练,但是却从来没有见过这些东西被用在其他人的身上。他接受训练的时候那些白衣天使们就在旁边站着,一旦发生任何不测都会竭力把他们救回来。尽管那些训练他都挺过来了,疼痛的感觉却让他印象深刻,以至于他现在站在这里,仅仅是看着别人承受那种痛苦,他对那些痛苦感觉的记忆逼真的在他的每一根神经里传递。他想起那些进了急诊室的弟兄们,突然很害怕房间里的老爹会晕过去。他看着房间里,老爹的胸口从一开始剧烈起伏的状态渐渐稳定下来,然后就闭上了眼睛,不动了。

回去报告上级吗?上级不可能会派人来救这个杀害过那么多侨民的雇佣兵的,但是他又不可能就这样坐视不管啊。

那就只能现在把他救出去了。

他的想法很简单,只要把格兰特解决掉,离开这栋建筑不是什么难事。

“你很清楚他跟我有仇,格兰特先生。就算你不太清楚我们之间的私仇,但是你明显知道我们是怎么认识对方的,知道他无视了我们的警告,杀害了我们要保护的那些人。”冷锋摸了摸腰上的枪,“但是也正是因为你没有了解过我们的私仇,你可能不知道,我们之间其实已经两清了。”

朗姆洛在那阵疼痛渐渐平稳下来之后有些脱力的闭上眼睛,在近身搏斗的场合,身上的疼痛往往会让他打得更加起劲,所以他几乎没怎么输过。他感受了一下自己现在微弱的呼吸,那些气流从鼻腔进去呼吸道,越来越轻柔越不好察觉。

在他差不多调节好自己的状态,准备等待他们下一轮的注射的时候,他听到门外一声枪响。真冲动啊。他想。他看了一眼白大褂们放药瓶的手推车,倒数第二层,镇静剂。他迅速的绊倒了两个白大褂,从倒数第二层拿出两只针剂给他们一人来了一针。然后又从一个药瓶里抽出满满一针管的药剂,站在门后面等待来开门的人。

- END? -

那么关于格兰特。我先提示一下这是他的中间名。请大家查出来以后不要打我。。我是觉得要放倒他是一件挺不科学的事情的,所以我没有写枪是谁开的,打中了没有,开门的人会是谁。也希望喜欢他的妹子们接受这个设定,毕竟这只是一篇番外。

歌词图片放在我的主页了。

唉对了,有个同学说想看Rachel的来着。。下一篇我再写吧。我是说下一部的。我现在要肝作业,开学前绝逼不更新的。

然后又还有然后,感觉洗脑了不少独裁主义的秩序。秩序是交叉骨在美队2里跟猎鹰对打的时候说的,那些形容是从电影《浪潮》的影评里摘抄改写的。

评论(7)
热度(27)

© Flash和Flesh怎么就能不同音了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