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AU。Call Me Maybe --Carly Rae Jepsen

😂图书馆待了一天感觉自己要炸。
😂就想问我要这大脑有何用。。
😂不说了。。嘿喂狗。

- 正文 -

Your stare was holding

Ripped jeans – skin was showing

Hot night – Wind was blowing

Where d’ you think you’re going baby?

Hey I just met you

and this is crazy

But here’s my number

So Call Me Maybe

It’s hard to look right

at you baby!

But here’s my number

So Call Me Maybe

许多的搏击手都会给自己起一个外号,一个外号就是一个象征。尽管那些外号大多数都傻乎乎的。

BD快速的挥动着自己被拳套包裹住的双手,一拳一拳的打在晃动的沙袋上。Big Daddy,这是他现在用的外号,搏击界的尊者,一个重要的人物。他觉得自己还是配得上这个外号的,尽管他已经不年轻了,不再是当年那个传奇了。

围栏,护垫;尖锐的口哨声,狂躁的嘶喊声;亮闪闪的银色腰带,沉甸甸的金色奖杯……

它们应该属于赛场上的那些新秀,那些斗志满满又拥有实力的年轻人。而他,Big Daddy,挥拳的速度早已大不如从前,身体依旧健壮得惊人,但是却又不能够再在赛场上挥洒汗水和血液。

BD加快了他的出拳速度。

他还是训练了很多的人,包括杰伊,包括奈特,他的儿子们。他们都是那么优秀的人。

关于奈特,你能说出除了搏击以外关于他的五件事吗?

不行吗?那么三件呢?

一件呢?

他最喜欢的食物?他最喜欢的颜色?他最喜欢穿哪件T恤?

……

他感觉胳膊已经开始酸了,他不知道自己打了多久,但是他还是不愿意停下来,甚至死撑着没有让自己的出拳速度慢下来。杰伊说的那几句话一直在他的脑海里循环播放着。他记得杰伊说这些的时候他一直重复着,好吧我懂了,我懂了,我知道了。可是杰伊丝毫没有理会他,就那样自顾自的说完了。

他是一个好的教练。但是不能算是一个好的父亲。

他一直说他们是一个家庭,所有来训练的人,去比赛的人,还有他,他说他们是一个家庭。但是很可笑的是,除了搏击,他对这个家庭里的任何一个人没有再多任何一点点了解。

今天还是就到这里吧。他最后用劲的打了两下,然后用牙咬开了拳套上的胶带。两条胳膊上传来一阵鼓胀的刺痛感,他捧了一把水泼在脸上,又用湿淋淋的手在两条胳膊上随便拍了几下。他朝窗外看了一眼,空地上还有几个火堆亮着,今天有迎新晚会来着,他拿出墨镜给自己带上,把刚换下来的汗湿了的衣服塞进背包里,然后就背着包推门出去了。

…………

Rachel和两个来自中国的交流生坐在一个火堆旁边,学校的广播里循环播放着最近比较流行的歌曲,他们围着火堆喝着啤酒聊天。迎新晚会挺热闹的,学校空地的中心有一群围着大火堆跳舞的人。

Rachel往教学楼的方向看了一眼,体育系那边有一个房间还是亮着的,也不知道是谁还在那。

时间过得很快,几瓶啤酒的功夫迎新晚会就差不多该收尾了,空地上的火堆被一个个灭掉,火堆旁边的那些人也都一个个离开了。Rachel看了一眼两个中国男孩旁边的酒瓶,卓亦凡边上还算正常,但是冷锋旁边的瓶子数目就比较惊人了。她简直无法相信她喝了这么几瓶啤酒的时间里,冷锋喝的几乎是她的十倍,而且还照常跟他们两个人聊天,这个人喝酒的速度和他的酒量是不是不太科学啊……

她又开了一瓶啤酒放在嘴边小口小口慢悠悠的喝着,她现在对冷锋的底线十分好奇,哪怕是微醉也行,她就想看看冷锋大概要喝进去多少才会有“醉”的苗头。

但是她最后还是没有等到。如果不是这家伙酒品太好了,只喝啤酒根本醉不了或者醉了也看不出来,(对于这一点,Rachel觉得她一个医学生应该不至于辨认不出来一个人醉酒的状态)那就只能说明这个人的酒量是真的不科学了。

总之为了明天能够按时出现在实验室里,Rachel还是在自己以极慢的速度喝完了那瓶啤酒以后提出要走人,于是他们就站起来把火堆边上没怎么烧过的树枝都踢开了,等它自己烧完灭掉。

冷锋扶着有些头晕的卓亦凡,Rachel走在他俩前面,学校的广播还是在不间断的放着那几首歌,她的脑袋里也跟着循环了那几首广播里的歌,被洗了一晚上脑,她感觉明天要是考歌词背默,那她拿个满分大概不成问题。

经过体育系的那栋楼的时候她冲着之前有亮光的那个房间看了一眼,灯被熄了。但是有个人推门就朝他们走的这条路的方向走了过来。

她愣了一下,然后就被脚下一个酒瓶绊倒了。冷锋扶着卓亦凡没办法过来拉她,不过过来的那个人把她拉起来了。

“Are you alright, girl?”她听那个人问到。

她点了点头,然后借着他的力站了起来。她看了一眼眼前这个人,嘴边的胡茬显得他挺年长,但是长得也挺有味道的,她觉得这个人大概也就是那种让人见了第一面就想去要他的联系方式的人。

冷锋扶着卓亦凡走过来替她说了一句“Thank you,  sir.”,然后隔着墨镜她仿佛感觉到那人的眼睛亮了一下。

她觉得那人的视线在冷锋的腰上最起码停留了两秒,然后他开口了:“新来的学生?”

冷锋点点头。

“我是拳击社的教练。”他伸出右手,随即反应过来扶着卓亦凡的冷锋没办法握手,于是改成拍了一下冷锋的肩。“你看起来很不错啊,孩子。”

他笑了一下,然后就转身走掉了,留着冷锋和Rachel在那里面面相觑。

…………

BD回想了一下刚刚遇上的那个孩子,他的胳膊不算粗壮,但是看起来很有力量。这是个好苗子。他在看了冷锋第一眼以后就得出了这么一个结论。身形并不高大,但是这样也容易逃脱对手的束缚;体重不足以用来压制对手,但是灵敏程度应该可以练到一个惊人的高度;还有那纤细的腰线,他甚至怀疑如果他的对手想把他拦腰抱起来狠狠的摔到地上会不会胳膊上的劲还没收紧就让他给滑脱出去了。

他为自己的想法笑出声来,看来非洲的生活还是有点意思的啊。

- TBC. -

😂话说有人给这首歌音译成“叫我美逼”来着。

😂其实想打一个Rachel×BD的tag来着。。

(⊙_⊙)嗯我最近在看KiKi主演的《搏击王国》,两个儿子就是剧里的。但是我第一季才看一半,所以文中人物和剧中情节没有关系,只是用了里边的人设。
拳击Ki依旧是那么的帅。

评论(10)
热度(38)

© Flash和Flesh怎么就能不同音了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