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AU。Prelude 12/21--AFI

今天的字数比较少。。
群里的妹子应该都知道我去井冈山社会实践活动了。😂
不过也没什么,就是脑洞不足了而已。
然后天坑那边上次我说分两条线来着,其实我只是想保留黑盾的那条线,最后还是觉得两条线后面不好汇合所以还是一条线,黑盾线会作为番外继续下去。
这周成功的给一个同学安利了KiKi。没办法KiKi他是真的帅。我俩刚刚在火车上看完了《人类清除计划3》,Ki真是演正派和反派都是那么的讨人喜欢。
以下正文嘿喂狗。

- 正文 -

This is what I brought you

this you can keep

This is what I brought you

may forget me

I promise to depart

just promise one thing

Kiss my eyes

and lay me to sleep

痛……

冷锋靠在训练室门口那唯一一块儿没有铺上垫子的地方的墙上,皮肤隔着裤子贴在带着凉意的硬邦邦的地板上,他希望这种凉意可以帮助他缓解在皮肤之下每一条神经元之间传递着的疼痛。

他没想到自己会这么容易就被雅典娜给撂倒了。就算是个狙击手,他的近身搏斗能力在战狼里排个前二十肯定不成问题,不过雅典娜跟他们就像根本不是一个层次的,甚至都找不到可以把他们放到一起比较的切入点。想了一下战狼的队长龙小云,然后他觉得当兵的女人们实在是厉害得惊人。他本来想用右腿拌一下雅典娜,却没有料到这么不易察觉的动作换来雅典娜在他大腿上的一记肘击外加一膝盖顶在了他的腰窝上。

雅典娜说要训练他的近身搏斗的时候他还以为就跟上周的训练差不多的那种,对于别人有些过度的体能训练用在他身上让他如鱼得水,所以他对这个近身搏斗训练的预估是根本不可能会到超出他本来格斗能力的地步。

“对于一个狙击手来说,真的是挺不错的成绩了。”雅典娜给他拿过来两个冰袋,“不过不同人种之间有不同的体型差距,你得学会扬长避短,把差距变成优势。你应该提防我的地方基本上没怎么留意,这一点有待提高。”

冷锋接过雅典娜递过来的冰袋,抿了抿嘴没出声,他觉得如果他现在说哪怕一个词,顺着呼吸系统拉扯到的腰腹肌肉都会表现得像是被铁丝做的神经所牵扯着一样的僵硬和疼痛。雅典娜也没有等他回应的意思,继续说了下去:“每天两个小时训练,我尽量把你练成你们特种部队里最厉害的人吧。今天就到这里,现在自己处理一下你的腰和大腿,明天最好还能打。”

雅典娜拿上自己的随身物品就从训练室出去了,近身搏斗训练是BD的主意,BD像是挺随意的把一张训练计划递她,说是顺手给那个孩子列了个训练计划表,她如果想训练他的近身搏斗可以用来参考。

BD从一开始对冷锋的态度好像就挺随意的,但是雅典娜也从一开始就感觉这种随意的态度很不一般。他从来没有问过任何关于冷锋的事情,但是他列的那份训练计划里几乎命中了所有要点,计划很粗略,不过每一项训练所针对的都正是冷锋所缺少的。

对于一个像他一样的人来说训练一个人其实意味着很多。从最初身为一个冠军搏击手开始,训练一个人意味着他将要帮助那个人变得更强大,甚至有一天要超过他自己,他的关注点将不再是自己,而是他训练的人。看到那个人的痛苦,那个人的付出,他自己何尝不是为那个人付出了很多呢。

她知道BD肯定因为训练的事情有过许多不好的回忆所以才会选择不训练冷锋,但是不可避免的,他还是会很在意冷锋的情况,这个孩子已经成为一个对他来说很重要的人了。

…………

冷锋给自己揉了揉腰和腿,忍着疼痛站了起来,还好,回宿舍再按一按明天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离今天的课程结束还有一个多小时,冷锋背上包,打算去楼下的训练室等卓亦凡。

Big Daddy 在训练新生之余还抽空往体育生那里瞥了几眼,冷锋看到他几乎在不停的转动自己的上半身和颈部来调节视角。

“拳头抬高到颧骨以上的位置,注意防护!很好,保持这样,继续挥拳。那边,你!对,就是你!你他妈在干什么,用腰部力量挣脱他啊!你这样怎么可能打得赢他!”冷锋从训练室边上走过,但是BD并没有看他一眼,他是真的没有注意这些路过的人,把所有的精力用在指导他要训练的那些人身上。

冷锋突然感觉心里有些不太是滋味儿,这个人对每一个新生都投以了一定的精力,唯独把他一个人给剔出来了。冷锋觉得自己可能只是不大习惯这种情况罢了,当然他也不喜欢。他是一个优秀的人,一直都是,进入战狼以前,进入战狼以后他都会吸引所有人的目光。也许他没有办法在所有方面都保持第一名,但士兵的精神就是事事都要争第一,现在突然有一个人连“争”的资格都不留给他了,尽管那个人是认可他的,他还是觉得那个人不够注意他。在做出不让他参加新生训练这个决定以前他们之间只有一面之缘,那个人凭什么就做出决定了,和他对于其他人的决定相比较,他对冷锋做出来的决定不是显得太草率了吗。

冷锋走到训练室的内部站着,他站在大熊训练卓亦凡的那个场地外围,但是他的注意力似乎完全不在场地里的人身上。他往外面看了一眼,BD的视线仍然快速的在几个正在进行搏击训练的人身上移动着,时不时激动的大声喊出对某个学员搏斗方式的指挥。好吧。冷锋眨了眨眼睛。也不过就是这样罢了。

…………

卓亦凡不记得今天是第几次被大熊摔到垫子上了,他熬了一天,今天的课程终于结束了。他走出场地,从长椅上一把扯过自己背包的背带,拿出一支水往嘴里灌了进去。冷锋在长椅旁边,他的目光有一半的时间会望向训练室出口的方向,卓亦凡看了一眼,只是一群正在离开的人们。

“走了,冷哥。”卓亦凡看着冷锋说了一句。

“好,走吧。”冷锋最后往出口的方向看了一眼,收回了视线,在卓亦凡之前迈开了走向出口的步子。

卓亦凡扯平肩上背包带,快步跟了上去,“冷哥今天下课怎么这么早……”

- TBC. -

其实关于狼崽究竟会不会有这种心理,我觉得2.0也许不会,但是1.0是完全有可能的,而文中狼崽的年龄正好跟1.0差不多,所以我也就心安理得的这么写了,如果感觉O.O.C.了,那还是要怪我的文笔不够好,没办法把一切写得顺理成章。

然后关于歌词位置,本来放在文中“实体化”是因为最初的脑洞希望《My Boyfriend is Gay》可以在文中“实体化”到龙小云身上。不过上一篇我实在受不了Rachel的尬唱,于是就把歌词调到开头了。

评论(2)
热度(19)

© Flash和Flesh怎么就能不同音了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