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可能要倒的flag 01。눈_눈【后年作者高考完都未必会更新系列】

好好学习是个立十次倒十次,立一百次倒一百次的flag😂,饶是如此我还是锲而不舍的一遍又一遍立着这个flag。
希望我的flag们有一天能够在风中飘扬,屹立不倒。
国庆快乐大家。生日快乐我强大的祖国。

- 正文 -

布鲁克·莱恩,曾经的Big Daddy在狭窄逼仄的驾驶舱里伸了个懒腰,他弯曲着胳膊肘拨了拨头顶上方的几个调控键。差不多要到了,他取下压在鼻梁上的墨镜,云层之上的太阳光让他感觉眼睛不太舒服。他向地面发出了一个准备降落的信号然后就拉下了手柄。

这三个月的时间他在亚洲和北美洲往返飞了二十来次,有送完东西可以玩十天半个月的时候,也有刚下飞机四十分钟就又得带着另一批货物原路折回的时候,反正总的来说,离开神盾局九头蛇的生活怎么过怎么平淡,他还在尽量的适应这种让他难以习惯的安逸。

他看着停机坪上黄色和白色油漆刷出的线条越变越宽,又拉了一下手柄然后随意的把手搭在了自己膈肌以下腹腔以上的位置上,深吸一口气以后感觉肚子有点空,他打算一停稳飞机就立刻去吃早饭。

想吃早饭的念头如此强烈以至于当他跳下驾驶舱发现停机坪边上站着一位“故人”都没有表现出什么惊讶的神色,就是淡定的过去拍了下对方的肩说了一句:“有急事吗?要是不急先陪我去食堂吃早餐。”说完直接揽着对方的肩膀往食堂的方向走了过去。

冷锋对于这货一见面先想着吃早饭的行为感到无语,虽然事情不能说是不急,但是确实没有急到连吃早饭的时间的不给的地步。他打算在这货吃早饭的时候随便客套几句就直接说正事儿,反正最近这些事儿和这人其实也没多大关系了,他都不打算从隐居江湖的雇佣兵口中问出太多东西来。

冷锋坐在这家公司食堂的一个餐桌边上看着老爹从放食物的一排桌子上取了两盘东西,盘子里的食物姑且可以说是中西结合,包子意面什么的全都拿了一点,他默默地想这人真会找工作,他们公司的福利肯定好到不行。

“离开国际争端的日子过得很舒服?”冷锋对端着两个盘子的食物坐到自己对面的老爹挑了挑眉。

“还好,刚开始还觉得有点淡。”老爹撕开一个包子底部的纸,拿到嘴边咬了一口,“你应该过得挺好的,和龙小云结婚了?”

“没呢。我怕要是以后跟她一样执行个什么任务差点回不来她会伤心,伤心也就算了万一真回不来了她还得守寡,那多不好。”冷锋看对方吃东西的速度一点没有慢下来,有点想对这个不会聊天的人翻个白眼。

“噢,我很抱歉。”老爹嚼完两个包子,又拿起筷子很熟练的夹了一个烧麦到嘴里,“所以,说正事儿?”

冷锋打开手里拿了很久的档案,抽出几张图片摊在桌子上,“半个月以前我们发现一个在中国没有任何信息记录的组织非法入境,并且快速撤离。因为找不到任何信息,龙小云觉得这些人有可能来自你曾经隶属的那个组织九头蛇。”

“让我来辨认?”老爹看了一眼桌上的图片,“要我说你们龙队看得真准,这几个人来自九头蛇的概率还不小。虽然没正脸不过装备什么的基本上还是我离开九头蛇以前他们用的那些,考虑到他们都被神盾局清除的差不多了,我觉得他们也没资金购置新装备。”

“那他们的目的能猜到吗?入境不到三天就走了,来中国选址建立根据地么?”冷锋看他解决完半盘糕点,又拿起一把叉子开始卷意面,“就算是打算在中国扎根也选个管理比较疏松的少数民族边境地区吧,但是他们那三天有两天都在经济区是想干什么,拉投资商吗?”

“他们不会在中国建立基地的,以前是看不上这地方,现在是没有能够在这里建立基地资本了。”老爹送了一叉子意面进嘴里,把多出来掉在嘴巴外面的一小截儿咬断,“他们在中国应该没有要除掉的人,何况现在自保都是个问题,怎么可能组团来中国这种地方杀人。我觉得应该是来找东西的。”他抽过一张纸巾蹭掉嘴边的意面酱,“虽然感觉这么说说了等于白说,但是你们可以留意一下他们到过的那几些地方是不是有什么比较有价值的东西,重点是他们可以利用的。我不清楚他们想找什么,可能会是任何东西,生化药剂,新型科技,带有神秘能量的石头之类的鬼东西……你别这种眼神看我我是说真的……”

冷锋收了收自己“妈的智障”的眼神,清了清嗓子说:“行吧我回去报告,要是有问题我再过来找你问。你不留联系方式对吧,省得你们神通广大的邪恶组织通过他们强大的信息网络找到你。”

老爹耸耸肩表示无所谓。

冷锋走到门口等他把盘子收好放到门边的篮子里,象征性的跟他握了握手就打算告别离开了,然而他的手机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龙小云的电话。他看了一眼屏幕划拉了一下接听键。

“喂,龙队我问完他准备回去了。”冷锋对着电话那边说了一句。

“那你可能得带他一起回来了。”那边龙小云总是那么冷静的声音传过来,“刚刚卓亦凡打了个电话找你,他说何建国中枪了,现在处于昏迷状态,”这冷静的声音所传递的信息总是让人措手不及,“从他伤口里取出来的子弹是那种银纹子弹。”

老爹正在等冷锋接完电话送他出公司,却看到冷锋的眼神突然有些奇怪,“怎么了?”他问。

“这样问你可能不太好,但是,”冷锋把手机塞回口袋,“你那个被我们重创欧洲顶级佣兵团里,有幸存下来的狙击手吗?”

“没有。”老爹皱皱眉,“为什么这么问?”

“那除了你们,还有谁用那种银纹子弹?”冷锋接着问。

“我很希望我可以告诉你,但是也没有。”老爹听到冷锋的问题留下了短暂的沉默,尔后又开口说,“可是要把可能持有银纹子弹的人全部算上的话,那可是个不小的数目,何况我也不可能每一个用过这种子弹的任务都留下详细的记录。你想,连你这个和我们任务没有直接关系的人也要算进‘拥有子弹的人’的范畴,要靠这种方法找人根本是不可能的。”

- TBC. -

刚发现这个蜜汁逗逼tag哈哈不行我也要打一个。

评论(1)
热度(44)

© Flash和Flesh怎么就能不同音了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