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可能要倒的flag 03。눈_눈【删了tag的废稿×2】

终于更新了啊。。
感觉学习就是个把我从S变成M的过程。记得以前看到过一句话,好的S都是从M开始的。那大概,好的学生都是为了学习而变成M的吧。😂😂😂
(⊙_⊙)好吧不废话更新了,11:20要继续补习了。😂

- 正文 -

空气里都是人声的嘈杂,不是吵闹的那种,反而听起来是轻轻的,小心翼翼的,因为声音的主人们都不想打扰病房里养病的人。这所医院的占地面积并不小然而单间的病房数量还是非常的有限,何建国的病房空间有些逼仄,不过干净的环境让冷锋看着挺安心。

尽管何建国现在仍处于昏迷状态,冷锋还是尽量放轻了动作,悄无声息的离开了那间病房。到了医院门口他才从口袋里拿出手机,十分钟前他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屏幕上显示是龙小云的一条简讯,点开只有两个字,回电。冷锋点了一下战狼信息部的快捷键给那边打了过去,不知道龙小云有得到了什么新消息。

在中国这边的龙小云正坐在信息室的主位上对着一块儿屏幕里各种各样的图表列出一些可能性较大的猜测,她显然是有些匆忙,动作并不从容。信息部要处理的东西非常多,但是信息部的人才效率也都是非常的高,需要她亲自处理的东西不少,时间却总是够的,不过屏幕上这些与老爹有关的信息她还是选择了亲自处理,不是信不过其他人,毕竟就算是交给其他人处理,她自己肯定还是会抽时间从头看一遍的。

“龙队,冷锋找你。”耳机里响起信息部一个女兵的声音。

“接过来。”她说。

从听筒另一端传过来细微的空气流动的声音有片刻的停顿,当这种容易被人忽略的声音再次响起的时候龙小云在冷锋开口以前先说了一句话:“那边的情况怎么样?”

“他还处于昏迷状态不过应该很快就能醒过来了,我这两天也没有遇到过任何危险。”冷锋回复,“尚未和老爹取得联系。”

“好。我知道了。”龙小云说,“不要大意。我是相信你能够保证自己的安全才派你出这次任务的。老爹也是怕你会有什么不测才参与这次任务的。”她顿了顿,听到冷锋回答了一个“是”,又接着说到,“但是你对他也注意防备。”

冷锋没说话,等着她的下文。“我后来核查了一下他这几个月在中国待过的地方,虽然时间上不能吻合,但是空间上和九头蛇的路线有部分重叠。如果不是巧合,我觉得要么九头蛇是冲着他来的,要么他和九头蛇还存在有某种关系。不管怎么样,你要小心。跟他联系上以后怎么相处我想你自己心里有数,我也只是跟你说一下他的事。”

语毕,拿着电话的双方之间出现了几秒钟短暂的沉默,然后冷锋以平静的语调回复了一句,明白。龙小云点了点头,就像冷锋能接收到她的动作一样的,点头以后她就挂断了电话。

……………………

“Hey, Bones. 我得说你他娘的下手可真狠。就算你知道我没有那么容易死掉,可你知道整整一个弹夹的子弹打进肉里有多疼么?天杀的你当然知道,你就是一点都不懂体谅同行。

总之因为你把那个美女给带走了,我也就和他们闹掰啦。不过这也没什么,反正我也差不多该回美国啦。

你的子弹我都帮你收好了放在Ella这里等你来拿。话说你知道这个带花纹的子弹从肉里头取出来痛死了吗,我觉得你肯定没有考虑过这个,不然你可能会选择拿两个弹夹的光滑子弹来打我。

以后要是有机会还是一起执行任务吧,你的专业素养可比那些多愁善感的家伙们好多了,跟他们合作是真的麻烦。

--你的友好邻居,一个叫某侍的家伙。

P.S.恭喜你们电影大火,但是我是不可能改分级的,所以也没办法和你们在中国竞争了。我知道挺可惜的对吧。”

老爹吮了一口啤酒杯上高出杯面一点点的泡沫,对着吧台呼出了一口气。他把左手拿着的啤酒杯缓缓放到吧台上,然后对着右手拿着的那张有点皱巴巴的纸咧了咧嘴,把唇上的啤酒沫给舔掉了。纸上是圆润幼稚的字体,凌乱的写满了上面的部分,左下角的落款旁边还用红色的铅笔画了个跟有糖葫芦球脑袋的派大星似的三头身小人儿,脸上只有两个浓墨重彩的黑眼圈。

他将那张纸从自己的视野中心区移开,把视线投射在了吧台上的草篮子上,篮子里横七竖八的躺着两打银纹子弹。篮子估计是韦德从街上卖手工艺品的小孩手里买的,非洲能买到美国幼儿教育动画周边产品的地方不多,不然韦德大概会用一个Hello Kitty的毛毡包装他的子弹。说实话他其实都考虑好了如果韦德真的用那种全是少女心的包包给他装子弹,那他之后可以把包扔给那个有拉曼拉抗体的小女孩。

子弹有几枚变形了,估计是和人的骨头发生了一场激烈的碰撞。当初救龙小云的时候还以为是自己作为雇佣兵的最后一个任务了,特别爽快的把自己手上剩下的银纹子弹全打完了,压根就没想过还有一天自己得把它们的下落追查清楚。老爹数了数,韦德还是了解这些子弹的重要性的,帮他全数找回来一个个收好了。

站在吧台边上的Ella是个棕色皮肤的姑娘,因为人种的特性,她长得不算高挑,身材也不比美国那些妞儿们惹火,不过眼睛大大的,脸蛋儿长得挺精致。韦德总是喜欢和颜值高的姑娘们搭话,他会把子弹放在酒吧的姑娘手里实在是再好猜不过了,这么久能安安稳稳的留在这里说明没有什么人打子弹的主意。

可能龙小云没猜错,拥有银纹子弹的狙击手真的是“自己人”吧……

老爹收好了子弹,又喝了一口啤酒。他有些恍惚的盯着手机屏幕,犹豫着要不要联系冷锋。一直到啤酒杯见了底他都没有进一步的行动。

把手机塞回裤兜里抽出一张纸币压在啤酒杯底下,对Ella招了招手他就起身离开了。

他挺不放心冷锋的。冷锋有能力保护好自己的安全,这一点龙小云没说错,但是想想当初他带着拉曼拉还死撑着要和自己整个佣兵团对抗的事情,老爹觉得冷锋能活到现在大概只能说是命运女神比较护着他吧。如果那个时候他遇到的佣兵团不是自己的,那估计他至少能发展出三四种死法。

他不能这么早联系冷锋。他必须自己先查一查银纹子弹的源头,最起码他要对这次任务对于冷锋的危险程度有一个大概的了解。

……………………

她看着吧台前的人把手机塞回口袋准备离开了,于是她也抽出一张纸币向服务员招了招手。

上一次她避开九头蛇跑了大半个地球,然后她在欧洲遇到了这个人。这一次她甩开九头蛇跑了大半个地球,然后她在非洲找到了这个人。虽然找到他并不是她的目的。

- TBC. -

我男神给老爹留的字条是不是一点都不黄暴,因为我黄暴不起来。😂

我把后面的剧情给我同桌剧透了,她不开心的问我不是说好了冷爹冷吗怎么又变成叉冬叉了。
其实后面并没有吧唧的戏份。。不过黑盾那条线大概有,但是那条线的剧情比较荒谬。。
好吧其实这条线后面的剧情也挺荒谬的。。
不过反正我更的可慢了。😂还能看下去的人都好厉害啊,我觉得要是我追的文这样我肯定得阶段性弃追。

评论(3)
热度(31)

© Flash和Flesh怎么就能不同音了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