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我并没有一发完。

这篇文是写给季北作生贺的来着。本来计划了写个吸血鬼狼人AU,结果我特么写着写着就正常了,啥吸血鬼狼人的影子都没有。。。

季北的生日是周二,我想了一下这周去学校还是不带手机,所以码了差不多字了还是今天发出来了。

总之。。
今天:大家平安夜快乐。
明天:大家圣诞节快乐。
后天:季北学妹生日快乐。

(⊙_⊙)嗯就酱。。

以下正文嘿喂狗。

- 正文 -

放松躺在浴缸里,冰水浸过全身的感觉很舒服。即使闭着眼睛他也能够想象到水面漂浮着的那层碎冰彼此之间会发生怎样的碰撞。他甚至能够感觉到浴室内的灯光透过那层碎冰,透过涌动着碎冰的水面折射到他的脸上,只要现在睁开双眼,他就能看到从浴缸内壁延伸到自己身上的暗淡柔和的波光。

尽管说洗冷水浴对身体有益,除了下水训练、执行任务以外,冷锋基本上不会在大冬天抽风往自己身上淋冷水,今天算是个例外了,喉咙里的疼痛感以及随之升高的体温让他感到有些烦躁,他试图通过喝冰水的方式来让低温麻痹喉管上的痛觉神经,但是吞咽以后的片刻舒爽简直转瞬即逝,当他再一次感受到气管里流动着的空气的时候喉咙里还会有又痒又麻的胀痛感。既然“内服”不管用,那么“外敷”便是了。冷锋从冰柜里提出一桶碎冰,哗一下子全都倒进了没蓄满水的浴缸里,然后利落地褪掉衣物,把自己散发着浮躁气息的身体浸入了冰水里。

很清醒,但还是有些烦躁。听到浴室门被打开的时候冷锋就处于这么一个状态。BD把他从浴缸里拎起来的时候他就更清醒了,拥有足够重量的大颗水滴沿着他的皮肤向下滑落,那些小水珠则附在他的皮肤上,通过迅速的蒸发带走他体表的热量,冷锋感觉到自己的汗毛在努力摆脱水珠对它们和皮肤的粘合力,一根接一根地在空气里竖了起来。

“Hey, wolverine.”冷锋一睁开双眼就看到了对方上扬的唇角以及没完全露出来的虎牙,他曾一度觉得BD的笑脸异常欠打,毕竟在非洲的时候这货就曾经顶着这么一张血糊糊的笑脸跟他说,你改变不了这个世界的,这个世界上到处都有我这样的雇佣兵,然后冷锋就没忍住一拳砸在了他的脑门上。

“你这是又在作死了?”BD用大拇指刮掉了他眉毛上的水,保持着那欠打的微笑看着他。

“我以为洗冷水浴应该是对人体有益的,何况我听说你们外国人挺多都有早上冲冷水澡的习惯啊。”冷锋说完话刚吸进第一口空气就感觉喉管痒痒的不舒服。

“是这样的没错。但是我们并没有躺在浴缸里看看什么时候能够把自己憋死的习惯。”BD见冷锋呼吸有些不顺的样子,歪着头挑了挑眉,“从我进来的时候开始计时,你都躺了快有一分钟了,我进来之前还不知道躺了多久。你知不知道旱鸭子因为不会游泳所以掉进水里的时候才会挣扎求生,像你这种水性好的人才是最容易溺死的。”

冷锋对他翻了个白眼,然后实在没有忍住喉咙里的痒痛感,咳了一下。本来只是轻轻的咳了一下,结果咳嗽完吸入更猛的气流让他连着多咳了几下,还有越来越厉害的趋势。

BD见状立刻把他按回了浴缸里,让他的气管能在冷水的刺激下舒张。“你该不会是呛到了吧?”

“只是嗓子有些不舒服而已。”冷锋缓过来一些后回答,“可以帮我再从冰柜里提一桶碎冰过来吗,我还想再躺一会儿。”

见BD又挑眉,冷锋叹了口气仰头靠在了浴缸边上的凹槽里。

“我保证不作死。”他说。

BD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转身出去了。

过了一会儿他提了一桶碎冰回来倒在了浴缸里,然后脱掉上衣和外裤伸腿跨进了里边。

“嗯?”

“你继续作死吧。我陪你。”他勾勾嘴角,靠着冷锋对面的浴缸壁躺下了。

“需要我把手伸给你,让你摸着我的脉搏吗?”冷锋眯着眼睛看着他。

“那样当然再好不过了。”BD迎着冷锋的目光,脸上的笑意又加深了。

冷锋是想再翻一个白眼的,但是鉴于这事儿是他自己问的,还是忍住了没翻。他把眼睛一闭,然后便沉了下去。

只看到碎冰之下的影子一闪,BD就感觉到了腹部的压力。接着他本来撑在浴缸底部的右手手腕被握着放到了腹部上方,指尖触碰到的是一片温热,还突突的跳得挺有节奏感。

冷锋的颈动脉。

他笑了,深吸了一口气把头靠在了浴缸边缘的凹槽里,让自己的肌肉进入放松状态。冷锋还是没放开握着他手腕的手,BD觉得赌气这种行为冷锋是不可能会有的,不过就算有也没什么,狼崽子幼稚点也还是他的狼崽子。

冷锋躺在他的肚子上。握着他手腕的手可以感觉到他的脉搏。冷锋觉得自己会想这么一直握着他的手腕还挺不可思议的,不管是因为担心还是出于私心。

战友们被派去执行再危险的任务,甚至是他失去过一次的龙队再被派去执行外勤任务的时候他都没有担心过什么,这种时候会担心BD因为泡个冷水就心脏骤停这种事情,说出去都没人会信。私心想数着对方的心跳看看两个人的节奏能不能合到一起这种脑残剧里才有的情节,冷锋审视了一下自己和BD的硬汉形象,然后觉得这个说法比上一个还要扯淡。

反正自己想这么握着就握着吧,何必在意是不是抽风了呢。再说他现在泡在零度的冰水里本来就该说是抽风了吧。

BD感觉到冷锋开始心率不齐的时候正打算把他从水里拉起来,没想到冷锋居然自己出来了。

“嗯……”冷锋调节了一下呼吸,咽了口口水,“你会觉得冷吗?”冷锋看着他问。

“还好?没什么感觉?你打算出去了?”BD不知道冷锋为什么这样问。

“等冰都融了再说吧。”冷锋吸了口气,看了他一眼又沉了下去。

没什么感觉啊。冷锋想。那多半是要废了吧。

也不知道现在作死的是谁。

冷锋把脑袋转了转,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闭上了眼睛。

- TBC? -

那么问题来了,后面会发生什么咧。

本来为什么会是吸血鬼狼人AU呢。因为这两周我喉咙痛想给冰棍来个深喉。。然后我想冷哥可以有,当BD体温为0℃的时候。所以BD可以是个吸血鬼正好冷哥是个狼人。而且因为体温飙升,冷哥还能抱着冷冰冰的BD睡觉多舒服啊。😂

总之我写着写着就偏离了原来的轨道。。

下一篇大概写拉灯以后的事情?

以及下周五29号是我生日。。。

坐等季北写给我的生贺。

评论(5)
热度(21)

© Flash和Flesh怎么就能不同音了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