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可能要倒的flag 04。눈_눈【删了tag的废稿×3】

你们能相信吗。。战狼圈回光返照了,连我都挣扎着更新了。。
这篇。。连对话都算不上了。。就是个千字独白。。
我天。。😂我的脑洞颓了。
后面没什么剧情了。
瑟瑟发抖的把插地上flag拽倒。
大概该坑了。我要学习了。😂

那个,最后两段就是凑字数的。就直接跳过好了。

来。嘿喂狗。

- 正文 -

她结账以后到酒吧的卫生间里换了套行装以免被她跟踪的人发现,但是出来之后居然发现收不到追踪器的信号。

真是没有道理啊。她凝视着信号接收器上的显示屏。刚刚分明已经用有追踪器的子弹把老爹从服务员那里取走的那一篮里调包走了两枚,而且之前在非洲用这种子弹从来就没出过错,现在收不到信号简直完全讲不通。

“我猜你会想要找这个?”她转身看到了那个说话的人,手里拿着一个金属盒子,粽发打理得十分整齐,他在非洲的阳光之下笑得如此明朗。

她夺过对方手里的金属盒子,随着着盒子弹开的声音,她的接收器也传出了收到目标信号的声音,而两枚带有追踪器的银纹子弹安静的躺在那个盒子里。

她又翻了翻自己的衣兜,调包过来的两颗子弹不在那。

“呵,冬日战士,全世界的通缉犯。我也很高兴在这里见到你。”她没好气的说到,“鉴于你是和美国队长一块儿的,我猜你会劝我停手?”

“这确实不是个容易的任务对吧。”冬兵笑到,“你是另外那五个冬兵之一吗,还是九头蛇别的什么士兵计划的产物?嗯…你看起来和那个女性冬兵很像。”

“这个要解释清楚可能说来话长。”她克制住了自己没有对着冬兵翻白眼,“你应该有临时的安全屋吧,别告诉我你就这么打断我的计划还指望到我的地方去谈话。当然你要不怕被人认出来我们回酒吧聊也没关系。”

……………………

“所以你对我了解多少?”她问。

“嗯…你有可能是朗姆洛那个佣兵团里的一位神射手,代号用的是女猎神雅典娜的名字,很经典,我喜欢。”冬兵勾了勾嘴角,“据说你们佣兵团最后一次任务几个主力全部阵亡,应该也包括你。”

“另外一种可能,你是那五个冬兵之一,我可以确定你们长得一样。”他说,“如果这样的话要么泽莫没真正杀死你们,要么西伯利亚那五个被泽莫杀死的冬兵不是真的冬兵,而真的冬兵尽管需要躲避九头蛇余党的搜寻,但确实拥有自由之身。”

“当然,两者并不冲突,甚至联系在一起刚好完美的可以解释的通。”冬兵棕色的眼睛看着她,“你是冬兵,所以他们以为导弹把你炸死了但你生存下来其实是件挺正常的事情。也可以完美的解释九头蛇的人为什么会知道你的存在并且追踪你跑了大半个地球。”

“而且你可以把战友和男友的死因归咎于你们最后一次任务那几个碍事的中国人。所以他们其中一个不久前被一枚银纹子弹击中,那是你的计划。”他慢慢的把所以事情全都说了出来,“而我猜你的复仇计划不会止步于此,后面还有一盘很大的棋。你是想让他们兄弟反目还是被迫叛国?我觉得这种阴招不是冬兵这种武力输出爱玩的,不过你也显然不打算直接给他们一个痛快。再说,你费那么大劲跟踪朗姆洛应该也是为了了解他们那边的状况。”

“哇哦…我没想到逃亡的人还可以掌握这么全面的信息。关于你说的这些,”她说,“我确实是雅典娜,后面那些事情也确实没错。是不是冬兵我并不清楚,我从九头蛇废址醒过来的时候什么都不记得,不过我想我和那个冬兵确实有联系。你知道九头蛇有一个克隆黑寡妇计划,我倾向于我是用那个冬兵的基因信息克隆出来的黑寡妇。”

“当然,为了以防我可能真的是一个冬兵,我给自己的听觉神经进行过改造。”她摸了摸耳根处的疤痕,“我通过机械控制屏蔽了几个俄文音节和一个英文音节,以此打乱冬兵的控制口令。这让我对俄语的使用造成不小的麻烦,毕竟对方用的鼻音我总是不能靠读唇理解到。”

“我确实有一个复仇计划。但你不觉得兄弟反目被迫叛国这样的剧情有些太老套了吗?”她看向冬兵的眼睛,“你觉得发生在自己身上最痛苦的一件事情是什么呢,嗯?”

冬兵眨了眨眼睛,下意识的看了一下自己的左臂。

“呵,这就是后来九头蛇追踪我的原因了。”她笑了起来,“他们控制不了我,但我拿走了他们对血清的最终研究成果。”

“现在我不得不谨慎行事,竭力掩盖自己的身份,一边又要躲避九头蛇的追踪。”她说,“但是一旦我把那管血清打进冷锋的身体里,需要这样做的人就是他了。”

“用银纹子弹打伤那个老兵只是为了让冷锋出境方便我动手。”她双手抱在胸前,“你看,我们都知道变成一个冬兵意味着什么,他算是正式的踏进这蹚浑水里边,用自己的整个余生躲避全世界的目光。而我相信,中国未必愿意庇护这样一个强大得可怕的不确定因素。”

“你知道你阻止不了我的,冬兵。你知道你甚至都算不上九头蛇最强大的造物。”雅典娜抿了抿唇,一字一句的跟冬兵说,“现在你们几个的行动远比我要受约束得多,你们对于我来说根本构不成任何阻碍。”

“神盾局和九头蛇之间的战场马上就要有新的玩家加入了,你马上就不是对这个世界威胁最大的人了。”她对冬兵笑得那样自信,仿佛她的复仇计划已经成功,“我会亲手把冷锋变成冬兵的。”

亲手赋予他异于常人的强大力量,强大到足以进入整个世界的眼界,强大到足以成为整个世界的焦点。随着力量而来的将会是常人所无法承受的痛苦,是使最忠诚的战士也厌倦于为自己的信仰所战斗的战争。

这是我所能做到的,最尊重你和那些已经逝去的灵魂的复仇方式。不管最终你被这种生活改变了多少,我都算是对得住我未能与之一同上路的战友了。

- TBC.-

想不到吧😂。本来真的想写一出大戏的。
雅典娜明里暗里各种纠结,是直接弄死冷锋还是顾及老爹给冷锋留条活路什么的。。
一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二是真的要学习。。
我尽量下一章完结。不过下一章需要等几个月是个问题。。
诶嘿。

评论
热度(13)

© Flash和Flesh怎么就能不同音了呢? | Powered by LOFTER